剧时代 | 当戏剧进入公共空间

发布于 2021-11-25 18:54


戏剧正在越来越多地脱离传统的剧院空间,进入共同空间和户外。这一现象的背后,既有国内外近年来环境戏剧、沉浸式演出对观演关系改变的推动,也有商业空间、公共空间对表演艺术资源线下引流功能的需求所产生的吸力。二者相互作用,便产生了戏剧和其他表演艺术形态开始大规模“转场”的潮流,而且从“文商旅”互动这一长远发展态势来看,这一潮流才只是刚刚开始,这种戏剧潮流将会在未来有着更大的发展空间和可能性。

本期正文

水 晶丨当戏剧进入公共空间

原文刊载丨2021年第3期“剧时代”栏目 总第225期




01. 观演关系和作品创作思路都因为“空间”的变化而被改变了。



戏剧在国外尤其是西方国家进入公共空间有着较长的发展史,大的有彼得·布鲁克在阿维尼翁市郊废弃的采石场开创的露天剧场,小的如爱丁堡边缘艺术节期间从教堂到教室皆为剧场进行演出。戏剧在传统剧院之外,有了自己新的领地,一方面是原有演出场地不足所致,另一方面也因为在新的空间中作品的质感甚至创作手法都会发生相应的变化,观演关系和作品创作思路都因为“空间”的变化而被改变了


在空间这一要素的介入过程中,环境戏剧和沉浸式戏剧的诞生,便成为一种自然而然的结果。如今即便是进到剧场里的演出,表演者和创作者们也要努力打破“第四堵墙”,用互动和装置等一系列手段来营造一种沉浸式的环境。更遑论已经风靡全球并在上海扎根的沉浸式戏剧《不眠之夜》,已经成为众多剧目的模仿对象。空间转换对于戏剧领域最大的影响,不是在传统剧院中对演出环境进行的改造,而是当戏剧演出转场至非剧院空间时所发生的改变。这一“翻天覆地”的场景转换背后,所带来的是创作模式、演出方法以及营利模式的彻底转变。对于求新求变的创作者来说,越早洞察这一模式的核心方法,就会有更多的创作可能性和路径


沉浸式戏剧《不眠之夜》上海版 演出超千场


戏剧和其他表演艺术与不同空间的结合,产生出来一个全新的演艺产业领域——实景演出。从张艺谋最早的西湖、桂林“印象”系列,到王潮歌的“又见平遥”“只有河南”等系列,一步一步地脱离实体剧场的限制,以山水自然为舞台,又进一步在山水舞台之间搭出新的剧场形态,将戏剧和各种表演植入其中。


实景演出之外,更多中小型的演出与当地的旅游空间、实体场景相结合的驻地演出也相继出现。这类作品的最大功能是在为旅游提供内容型产品的同时,结合了本土文化背景的创作,培育了当地的演艺队伍,为他们未来成为本土的演艺创作人才提供了一个基础的训练过程。


如果说旅游实景演出是从公共空间出发,借用戏剧和其他表演艺术形态发展出内容,那么在公共空间中举办的戏剧节、艺术节,则是从剧场出发,带着内容向公共空间行进与拓展


2016年,上海的“表演艺术新天地”在这座城市的地标建筑新天地商场里,展开了一场创新形态的艺术实验,不断推出包括戏剧、戏曲、舞蹈、音乐、新马戏在内的各种表演艺术内容,不仅吸引了无数路人和游客的目光,也把原来在剧场当中的观众和艺术家带到了一个全新的场景里,重建了观演关系。


2016表演艺术新天地 咖啡剧《你听,新娘》演出照


比如在咖啡厅里上演的《你听,新娘》,观众置身于咖啡厅和餐厅的共同空间中,通过“听”的方式看一部戏剧作品,故事中的内容与人物就如同这个大城市当中的白领所熟知的那样,在你身边演出。观看变成了“偷窥”,“台上台下”的演员与观众变成了“平起平坐”的关系。这种演出方式,对于创作者来说,需要用力更巧,不能像在剧院里那样端着说话,要特别生活、特别自然才能让观众有一种回到现实的感觉。


2019表演艺术新天地 舞蹈作品《回到车上》演出照


再比如来自新西兰的舞蹈作品《回到车上》,观众坐上了一辆普通的公共汽车,却发现这辆车一点也“不普通”,车上潜伏着的舞者和乐手,带领着全车观众,在熟悉的街道上行驶,三站之后,通过在车上与地面站点的互动,所有的乘客都变成了舞蹈者的一部分,而公共汽车也成为了城市里“移动的舞台”





02. 一个人在咖啡厅里喝一杯咖啡,和在咖啡厅里看一部戏,是完全不同的体验。



戏剧进入公共空间后,所带来的改变是双向的,一方面表演者和创作者们需要不同于以往的手段和方法去适应这种观演关系的变化,另一方面公共空间因为表演艺术的介入而改变了空间属性。商业空间变成了艺术空间,顾客或游客变成了观众,观众也可能同时成为商业空间中的消费者。在这一空间中,无论观者原有的身份是什么,对戏剧或其他表演艺术的观看和参与,都使得他们对这个空间的记忆被“刷新”了。一个人在咖啡厅里喝一杯咖啡,和在咖啡厅里看一部戏,是完全不同的体验。对于剧目本身和所在空间来说,其后续的传播点位也会完全不一样。


2016表演艺术新天地 咖啡剧《你听,新娘》演出照


正因如此,在中国“文商旅”结合的大背景之下,会有越来越多的商业地产、旅游地产和文化部门想要借用戏剧这个“工具”,来强化所在区域和空间的吸引力,他们对戏剧主动伸出的橄榄枝,将会是这一创作领域重要的一个新生长点。正如疫情之后,当剧院的上座率仍受到各种限制时,各种户外的艺术节和戏剧节却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如“阿那亚戏剧节”,许多传统和非传统的戏剧形态在戏剧节上发生,会令很多非传统戏剧观众籍此而开始关注“戏剧”,并尝试着成为观众或体验者。


2018表演艺术新天地 《光影舞马》演出照





03. 当传统戏剧工作者或艺术节策展人开始解码公共空间的使用秘诀时,需要特别注意的两点是?



一、戏剧进入公共空间,并非简单地把原来在剧场内的演出搬到公共空间。事实上,这一转场过程远比大家所想象的技术难度要更高。策划者和创作者需要理解新的目标场地属性、特征,也需要根据目标空间对演出作品进行适应性的改造,这是非常重要的前置工作。比如今年即将在“2021表演艺术新天地”推出的环境歌剧《波西米亚人》,不仅需要在户外较喧闹的空间内原汁原味地呈现这部古典歌剧作品,还要通盘考虑所有的环境因素,包括灯光环境、声音环境、布景、场地等相互兼容的问题。在技术上,要考虑钢琴伴奏者的视线设计、钢琴的移动路线等等,如果没有能力在技术细节上做到相应的准备,则简单的空间移植会使得一部高难度的歌剧演出变成“灾难现场”。


二、新的盈利模式需要创作者有能力从甲方的角度去思考。当戏剧进入共同空间之后,原本剧院演出售票制或是演出主办方采买模式,常常会变成对公众免费开放。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对公众免费的背后必然是某一主体在为演出买单,这个主体常常是商业地产或旅游地产,又或是文化部门。无论是哪一方,对于在公共空间进行的演出,诉求通常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演出现场所带来的人流和衍生消费,二是演出线上传播所形成的影响力、媒体价值和品牌贡献。前者还比较容易通过肉眼观察和各种数据来认知,后者则相对“虚”一些。但无论是“实”还是“虚”,现场如何做到好看、线上传播如何做到广泛,都是传统戏剧工作者需要面对的课题。这要求创作者既要考虑到作品自身的品质,又要考虑到一般受众对这类作品的接受度,更需要有和主办方共同营造线上传播影响的能力。


2020表演艺术新天地 厅堂版《浮生六记》演出照


时代在不断地变化,市场和创作亦然,对今天的戏剧创作者而言,单纯地坐在剧院里、站在舞台上,已经无法与时代同步了,我们需要很多新的能力,才能找到新的观众和新的生长空间。走出剧场,迈向更广阔的空间,才会发现,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水 晶

 金融学博士、社会学博士后

 艺术节策展人

「前滩31青年创艺计划」

     联合发起人兼艺术总监

本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邮箱: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相关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