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本原创:包公虎年答记者问

发布于 2022-01-29 17:20

  大宋某年某月,网红包公应邀接受媒体集体采访,就大家关心的一些问题答记者问,有好事者实录一二:

记者:为啥群众都叫你“黑脸包公”?

包公:哈哈,你看我脸黑嘛?有的人心黑、有的人腹黑,我只是经常得罪人,就被传“脸黑”。“公”嘛就是“美男子”,我又姓包,“包公”是大家对我的昵称(笑)。

记者:听说你有先斩后奏的权利?

包公:大宋是个法制国家,谁也没有这样的权利。

记者:听说你能断各种大案要案、逸事奇遇层出不穷

包公:我只是个国家的普通公务员,有很多的工作。偶尔参与一些案子的审理。大部分案子都是我同事在办,我根本没时间也必要过问。

记者:听说你处死了驸马陈世美?

包公:陈世美是谁?我怎么不知道?

记者:你怎么评价自己?

包公:我是个官二代出身,既未赶上立朝兴国那样的大时代,也未有救亡继兴那样的大功劳,不过按部就班的任职就事,一点点的积攒资历和功绩。唯一的区别就是不停的在中央与地方间调来调去,大宋的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的州县都留下过我的足迹。

记者:你知道别的同事怎么评价你?

包公:我早就背下来了:“况如拯者,少有孝行,闻于乡里,晚有直节,著在朝廷,但其学问不深,思虑不熟”(笑)

记者:听说你很喜欢写诗?

包公:写过不少,可是流传下来只有一首。太可惜了。

记者:你可知道民谣“开封有个包青天”?

包公:过奖了,惭愧。我其实只是做个开封府普通的府尹,只干了一年零四个月,为老百姓也没做多少实事。欧阳修和苏东坡都做过开封府尹,他们比我厉害多了。

记者:京城歌谣云:“关节不到,有阎罗包老。”,你给解释解释?

包公:大概是说只有阎王和我不收红包吧(笑)。

记者:你从政26年,升官20多次,难道你有什么后台?

包公:哈哈。我朝数不胜数的“嘴炮无敌,做事无力”的同事中,我大概是少有的另类。比如京东路遭灾了,就让老包去当转运使救灾;西夏人又闹得欢了,就派老包去陕西整顿边疆;等契丹人蠢蠢欲动了,再让老包改行当外交官往北边跑一趟;京师汴梁治安差劲了,又把老包调回来权知开封府;需要整顿吏治了,当然还是请出老包权任御史中丞……也就是说,我是朝廷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儿搬。

记者:你作为京官,为啥长期被外放?

包公:京官被外放通常只有以下四种情况:其一是因为年纪轻、资历浅需要下放地方锻炼;其二就是在京城混不下去或混不出头了,所以才去地方安享富贵;其三就是遭到了贬谪被撵出了京城;其四就是去陕西或河北当“边帅”,以图刷军功作为拜相的资本。我嘛,属于第五种,自愿的。

   记者:听说你的工资特别高?

   包公:要说历史上哪个朝代的官员工资最高,那恐怕是非宋朝莫属了,在宋朝,与官员高薪资相比,更幸福的是额外的福利,说宋朝官员是历朝历代最幸福的公务员,一点儿都不为过。但也绝非谣传的包公两万贯以上的年薪,勉强度日而已。

记者:唐宋八大家中,倒有六位都说和你很熟,说说你们的故事?

包公:大家嘛,至少说大宋的六大家之所以产生,带着很无奈的成分。这六个人,在政治上,难以有所建树,不易被官方承认,唯有通过学术,得到后人认可。 

 

法师曰:“拯幼则挺然若成人,长弥勖厉操守,不作私书,绝干请,慎交游,喜读书,无所不览,至于辅世康民,致君立节,可以训臣人之失。性峭直,立朝刚毅,为国家事,词严气劲,件析明白,闻者莫不竦然服从。提举有明效,其声烈表爆天下人之耳目,虽外夷亦服其重名。朝廷士大夫达于远方学者,皆不以其官称,呼之为公。

包青天 庄学忠 - 难忘经典金曲

本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邮箱: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相关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