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全封面,快来领取了喂

发布于 2022-01-29 17:39

11111111111111111111

我们住的房子,位于温哥华西边的一个老住宅区。宽阔的街道,古老的街灯,三层楼高的绿树,是百年光阴的累积。
  
  那时,许多新移民区已经开始改建,原来的房子被推平,取而代之的是灰白色水泥墙面、设计新颖的大屋。相比之下,我们那一区还是古色古香的英式房子,这也是我妈对这里一见钟情的原因。
  
  我第一次见到隔壁的老医生,是在上学的路上。和我们家开放式草坪不同,他家外围是高高的树墙。我看到他正在扫落叶,于是笑着和他打招呼,老医生抬起头,端详了我几秒才点点头。
  
  那時我还是高中生,根本搞不清那样的态度是友善还是冷淡。
  
  几天后的某个晚上,我和弟弟一边看电视,一边听我妈唠叨。
  
  “……真可怜。”她絮絮叨叨地说,“我今天听道森太太说,隔壁的老医生差点儿在家门口晕倒,要不是道森太太路过扶了一把,那把老骨头跌一跤还得了?”
  
  “那很幸运啊!”我莫名其妙,“哪里可怜?”
  
  “怎么不可怜?”我妈提高声音,“六七十岁的人,三个子女都不在身边,一个人守着栋大房子,还不可怜?”
  
  “可怜!可怜!”我连忙点头,心想那真是蛮孤单的。
  
  “不过道森太太也是好心没好报,她把老医生扶进家门,看到他一个人住,就劝他把房子卖了,住进养老院,谁知道居然被他轰出去了。”我妈绘声绘色地说。
  
  从那天起,我就留意起隔壁的老医生来。
  
  我常遇见他开门拿报纸,或透过窗户看到他在客厅走动。无论何时,老医生总是衣着整齐,连领带都系得端端正正。这让我放心了很多,毕竟能把自己外表打理好的人,状况应该不算太糟。
  
  就这样过了几周,有一天放学,我妈给我一封邮差送错的信,要我拿给隔壁的老医生,又塞给我一包东西:“顺便把这盒红烧牛肉带过去。”
  
  我按响隔壁门铃,等了好一阵都没人来开门。
  
  就在我一手捧着牛肉,一手搭着窗台,将信夹在腋下,以蹲马步的不雅观姿势大肆窥探邻居家之时,头上响起了一声咳嗽。
  
  我瞬间弹跳起来,手上的食物盒掉在地上,彻底打翻。我抬头一看,原以为不在家的老医生正面无表情地俯视着蹲在窗前狼狈的我。
  
  “对不起……”我吓得结巴,“那个……我妈要我送牛肉来……我以为你不在家……信……”
  
  我突然想起那封信,于是将它双手高高举起:“这是给你的!”
  
  像过了一百年,老医生才缓缓开口:“牛肉也是给我的吗?”望着满地狼藉,老医生大笑起来,“闻起来很香,替我谢谢你妈妈。”

本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邮箱: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相关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