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鹑觚之恋

发布于 2022-05-06 07:35



                鹑觚之恋
 
                作者:王伟


          1、北地郡:一场争端
    秦始皇二十七年,秋,北地郡。
    秋霜又一次染白浅水原那片古朴苍然的榆树林时,三个大脸盘、高颧骨、细眼睛的匈奴人又来生事了。他们吃饱喝足了没事干,就来袭扰秦国边境,掳走了当地一个漂亮女人,当场杀了她全家老小,并把她五花大绑扔在马背上,一骑绝尘而去。


马背上的女人,表情哀怨、痛苦,眼神中写满绝望,脸色和这秋霜一样惨白。
    她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丈夫昨天还好好的,下地干活,回家听她唱歌,今天突然被这几个满脸横肉的匈奴人残忍地杀害,就连一岁的孩子,也未能幸免。女人的哭声凄凄惨惨,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响彻在北地郡的深沟里,如猿哀鸣,听者无不纷纷侧目。
    消息传到了咸阳城。一时间,举国哗然。
    嬴政大怒:蒙恬呢,蒙恬人在哪里?
    臣相李斯上前禀报:回大王,蒙大将军还在塞北河套一带,率兵抗击那里的胡人呢。
   “召他回来,快,一定要快。寡人等不急了。这些吃了熊心豹子胆的匈奴人,竟然敢明目张胆地抢我大秦女人,不想活了吧,啊?”
    太子扶苏不疾不徐地走出队列,上前劝谏嬴政:“父皇息怒,儿臣觉得蒙大将军此刻万万不能回来。河套一带战事吃紧,如果贸然把蒙将军召回来,那后果……恐怕……”
   “恐怕什么?”
   “恐怕不堪设想。”
  “扶苏,你……你懂个屁啊。寡人决定的事情,岂能容你置喙?我看你这几年是在咸阳城里待腻了吧。”
  “父皇,儿臣不是想跟父皇作对,而是为大秦江山社稷着想,眼下前方战事吃紧,蒙大将军万万不可回来。”
此刻,嬴政的20多个皇子都在下面站着,低着头,战战兢兢,不敢说话。
   二公子胡亥出列,走上前去,看了一眼扶苏,又看了一眼嬴政,义愤填膺地说道:“哥哥,你竟然敢惹父皇生气。难道你是对父皇有贰心吗?我大秦北地郡和胡人的地盘接壤,那些匈奴人平时就野蛮粗鲁惯了,跟我们的边民经常发生各种争执和摩擦,这回居然嚣张到要抢我大秦女人,都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让蒙大将军回来,收拾他们,给他们点颜色瞧瞧,哥哥,你说怎么就不行呢?”
   “胡亥,你不要再煽风点火,蛊惑父皇了。究竟是我大秦江山社稷重要,还是那个被掳走的北地郡的女人重要?父皇能掂量不来轻重?”
   “父皇,哥哥他……”
    嬴政气得吹胡子瞪眼:“扶苏,你住口吧。这里没你说话的份。我看你弟弟胡亥比你强多了,胡亥还知道为寡人分忧。而你呢,你比他年长许多,身无尺寸之功,寡人不计较。你倒好,每天还要挖空心思跟寡人对着干。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你盼着寡人早死吗?你真是太让寡人失望了。等蒙恬回来,你跟他一起去北地郡戍边吧。你当他麾下的监军,跟他学学怎么打仗,他不回来,你也就不用回来了。散朝!”
    嬴政气愤地走了。
    后面是太监尖细刺耳的声音:大王!息怒……大王慢点儿走啊。
    扶苏站在阶下,看着嬴政愤而离去的背影,心情低落到了极点。一瞬间,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像大兵压境而来,让他感觉透不过气。
    胡亥跟臣相李斯离去时,还故意看了他一眼,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被察觉的笑容。那笑容内涵丰富,充满了得意、狡黠、还有蔑视的意味,仿佛大秦的一切,都尽在他们掌握之中……
 
2、戍边
    大将军蒙恬回来了。
    公子扶苏得到了消息,走出咸阳城门,亲自去迎接他。蒙恬是扶苏唯一崇拜和尊敬的人,蒙恬家世显赫,荣立军功无数,特别是在秦灭齐的战役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所以,平时在朝中威望很高。


   两个人相顾无言,在城门前,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蒙恬道:公子,大王他……为什么要召臣回来呢?
    扶苏道:父皇让你去北地郡戍边,顺便带上我,让我当你的监军,顺便跟你学学怎么打仗。
    蒙恬道:可是,河套地区还……
   扶苏道:大将军,快别说了。河套地区,父皇会再派别人去打。父皇让咱们去北地,咱们就去吧,说多了也没什么用。
   两个人畅饮了一夜,谈了很多心事。从年少时候的理想谈起,谈到了秦国的大业,都忍不住叹气。酒越喝越清醒,心情也越来越悲凉。从什么时候开始,扶苏不再受嬴政待见,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巧舌如簧的李斯逐渐取代了蒙恬在嬴政心中的地位?朝中之事,波谲云诡,没有人知道,也没有谁能说得清楚。
    这个深秋的夜晚,窗外的蟋蟀和纺织娘一直聒噪地叫个不停,两人一宿没睡。
    公子扶苏和大将军蒙恬第二天一大早,就从咸阳城里出发了,带着军队,浩浩荡荡,一路往西北而去。临走前,不由自主地回头望了一眼咸阳城,晨曦中的咸阳城看起来很威武,很雄浑,也很漂亮。阿房宫的恢弘、气派,充满了帝王的霸气,预示着大秦千秋万代的基业。两人绝对没想到,这是他们最后一眼再看咸阳城。
    北地郡距离咸阳城其实不远,百八十公里路,车马走得快的话,三四天时间就到了。北地郡再过去不远便是陇西,陇西之西是匈奴、戎狄和大月氏的部落,就不归大秦管了。
    扶苏和蒙恬一行,带着粮草和三万大军,整整走了三天,终于到达了北地郡。
    这里原高水浅,气候宜人。虽然已经是深秋了,但天气还不算太冷。扶苏听到几只猿的哀鸣,从榆树林的深处传来,听得他心里格外难受。
    那个被匈奴掳去的女人呢,消失在树林深处了,现在,根本不知死活。
    扶苏和蒙恬挨家挨户询问了一些住在深山的人,当地人提起那三个匈奴惯犯,就战战兢兢,说话时脸色也变了。没人知道,她被抓去了哪里。只知道,她被掳走时,哭得很凄惨。这个女儿在当地人人皆知,是个美人胚子,还有一个美丽的名字——荷华。荷华面容姣好,歌喉也很婉转动听,会唱《大雅》《小雅》,那些流传在这一代的古老的歌谣,唱得非常好听。
    一个当地人叹气道:哎,荷华就像荷花,从此之后,再也不会盛开了,再也听不到她咿咿呀呀唱歌了。如今,浅水原这一带,只能听到哀哀的猿鸣。
    蒙恬恨得咬牙切齿:这些狗娘养的匈奴人,老子不来收拾你们,你们是心里不痛快呢,还是以为,我大秦就这么好欺负?
扶苏道:大将军,那咱们这次是主动出击,还是在此地驻扎,再等等看?
    蒙恬道:咱们应该主动出击,打他个措手不及,把他们彻底赶出北地郡,最好赶出陇西郡两百里之外,让他们以后都夹起尾巴做人,再也不敢来滋扰我大秦边民。等咱们打赢了,可以在此地筑一座城,让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世世代代不再遭受胡人的侵犯和骚扰,不再对生活有后顾之忧。公子,你意下如何?
    扶苏道:好。大将军,都听你的。我不会打仗,这次出来,我只是你的监军,父皇让我跟你学习,你说怎么打,咱就怎么打。
    蒙恬道:公子,你别总是什么都听我的,我可能也说得不对,你也要有自己的主意啊。
   扶苏道:蒙大将军,你说的都对。
 
3、边关:激战
    在陇西郡和匈奴人生活的边界处,双方战事一触即发。
   秦军组建起了传统的战斗方阵,联合起来作战。蒙恬和扶苏率领的3万将士,尽数出动,黑压压的一片,向着匈奴喊杀而去。


   匈奴出动两万人,一匹领头的匈奴铁骑冲过来。
   蒙恬手执7米长矛,看准机会,向敌方刺去。
   敌人惨叫一声,应声从马上摔落,就这样倒地而死。
   这时,匈奴人的铁骑,越来越多,像洪水一样迎面冲过来,距 离秦军的方阵,越来越近。
   秦军方阵有一点点乱。
   蒙恬毕竟见过世面,没有被这场面吓怕,而是沉着应对,在阵中大喊:保持方阵,保持方阵,弩步车跟上,弓箭手上。
   霎时,一阵密密层层的箭雨,把匈奴的铁骑,射得七零八落。
扶苏跟在蒙恬后面,看蒙恬打仗,他心里很有数。
    蒙恬这半生,身经百战,打过多少仗,才能做到像他这样临危不乱呢。秦灭六国的战役,蒙恬参加过多少场,多少次的死里逃生,最终的化险为夷,才练就了他坚强的意志和沉着冷静的心理素质。这一刻,扶苏觉得他要跟蒙恬学习的内容还有很多。
    渐渐地,匈奴的气势弱了。
    秦军方阵向前移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气势也越来越高涨。
    惨烈的喊杀持续了很久。
    剩下3000匈奴,眼见着打不赢,便灰头土脸地投降了。
   蒙恬道:投降可以,但你们得后退200里,以后不准再骚扰我大秦边民。
   匈奴降将点头允诺。
   扶苏道:把你们前些日子掳去的那个女人交出来,不然,我下令把你们全都杀了。
   于是剩下的匈奴降将,四处去找那个女人,最终在一个破旧的毡房找到了。
    女人蓬头垢面,像一只受伤的幼兽,眼神躲躲闪闪,蜷缩在毡房的角落里,身体已经被摧残得如残花败叶。
   扶苏愤怒地道:“你们这些畜生,我大秦的女人,怎么能容你们这么玷污和糟蹋?来人啊,把这些匈奴降将全杀了。”
    蒙恬上前劝阻:“公子,千万不可意气用事,咱答应了人家投降的条件,就不能再反悔了。”
    扶苏还是恨得咬牙切齿,但他听劝,还是忍住了。
    剩下的匈奴降将,被免于一死,灰溜溜地退到了远方。
    扶苏和蒙恬带着女人,返回北地郡。他们要对大秦有个交代,要对嬴政有个交代,便把打了胜仗的好消息,快马加鞭,传到咸阳城。
    嬴政在阿房宫,收到来自边关的消息——蒙恬和扶苏打了胜仗,把匈奴击退到200里之外,那个悲惨的女人,同时也获救了。
    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嬴政大喜,心里想,还是蒙恬厉害,能给寡人弄成大事啊。今晚寡人要临幸十个女人,抒发抒发心中的快意……
    阿房宫里有上万个女人,有的苦苦等了一辈子,临到死了,也没有等到始皇的临幸,最终只能忧愤而死。所以,她们也期盼蒙大将军在外能多打胜仗。这样,始皇就会很开心,一开心,她们被临幸的机会,就会大大增加。
 
4、筑城
    为了永久防御匈奴人不再侵扰大秦边民,保存秦军的有生力量和装备物资,扶苏和蒙恬率领的大军,在返回到北地郡之后不久,便开始在浅水原上筑城。


    蒙恬道:这里是边防要地,筑城,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忧患。
   扶苏道:将军所言极是。
    于是,就开始筑城。
   搭起了城墙,挖出了壕沟,很快,一座城池的雏形就出现在了这片多年纷争不断的土地上。
   那个被救的女人,愉快地唱起了从前的歌。
   扶苏被她的歌喉深深地打动,没想到北地郡的女人,唱歌竟然有这么好听。
   歌声止了,扶苏好奇问道:“谁教你唱歌的?”
   “回公子,没人教,我自小就会。”
  “你唱的是什么啊?怎么这么好听?”
  “这是流传在我们这一代的古老的歌谣,很早就有了。我娘就是这样唱的,我娘的娘,也是这样唱歌的。”
  “我没听够,你再唱一首,我听听。”
   女人于是就唱了一首《郑风》: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
   女人的声音婉转、明亮,扶苏在歌声里沉浸,仿佛回到了自己的少年时光,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荷华。隰有荷华,那就是我的名字。”
   扶苏笑着道:“那还挺巧的,我叫扶苏。那是父皇给我起的名字,山有扶苏,原来是你们这里的一首歌谣。对了,你长得挺让人欢喜,怪不得匈奴人铁了心都想把你夺走,据为己有呢。”
   女人的脸“唰”的一下红了,匆匆走开。
   荷华唱着歌,离去的背影,一直印刻在了公子扶苏的心间,多少年之后,他还久久不能忘怀。
 
5、取名鹑觚
 
    两年之后,秦国又一座永固城池,终于筑好了,从此,北地郡又多了一个县。
   这是秦国上上下下的一件大事。需要设奠纪念一下,扶苏没有经验,不懂仪式怎么弄,显得很慌张。


   但在蒙恬,却是再平常不过了。
    蒙恬的大军,八年前横扫塞北,秦国连续在那一带,分设了44个县,建设了44座城堡,设奠纪念,同样也进行了44次。对于仪式,他早已烂熟于心。
    杀猪宰羊,祭天,祭酒,慰劳全军将士,然后是三天三夜的狂欢。
    这天,设奠仪式,一切都和之前一样,按部就班地进行。
到了对天祭酒的环节,蒙恬说:公子,我看还是你来吧。
   扶苏说:“我不会。”
    蒙恬就教他,把一尊盛满了酒的喇叭形青铜觚,递给扶苏,缓缓地说道:“公子,你这样,把酒从觚中倒入爵中,跪下对天祷告,磕上三个头,然后喝下去,就这么简单。”
   扶苏从蒙恬手中接过觚,正要倒酒时,有一只鸟,飞过来,落在了觚上。
    众人都很惊讶,从来没人见过这种鸟,全身都是火红的羽毛,颈部呈,尾巴很长,还长着两个头,看起来非常神奇。神鸟落在扶苏手中的觚上,发出异常清脆、响亮的叫声,赶也赶不走。
    士兵们“啊”的一声,都直呼惊讶。
   众人望向蒙恬,蒙恬也觉得神奇,以前的设奠,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状况。这鸟是从哪里飞来的呢?谁知道它是什么鸟?
   军中有一个其貌不扬的大学士道:回禀公子和将军,这是赤凤,也叫鹑鸟,是战国时期《山海经》中描述的一种神鸟,平常生活在昆仑山的深处,没有多少人见过。传说,有鹑鸟飞过之地和落脚之地,一般都预示着吉兆。
    蒙恬喜不自胜,拍拍大学士的肩膀:大学士啊,你立功了。
   “公子,你听听,咱们遇到鹑鸟飞升觚上的奇景,这是多好的兆头啊。
   公子扶苏此刻也很兴奋:传令下去,赶紧把这个好消息,报告给父皇。
    三天以后,在咸阳城里,嬴政得到了消息,蒙恬和扶苏在浅水原筑城设奠时,居然遇到了传说中的鹑鸟,而且还飞落子在他们奠酒的青铜觚上,这必定预示着我大秦千秋万代,基业永固啊。
   嬴政就很开心,这天,他又临幸了很多女人,还亲自下了一道圣旨:那里就置个县,叫鹑觚县吧。
   于是,在始皇二十七年,北地郡,浅水原上筑起了一座新城——鹑觚。
    这年,太子扶苏和大将军蒙恬一直在鹑觚戍边。
   扶苏每天有很多事情要忙,但忙中偷闲,还是会听一听荷华唱歌。始皇二十七年,鹑觚始置县,从匈奴救回来的本地的女子荷华,已经是他的女人了。荷华唱“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时,扶苏感觉他的心都被揉碎了,不再想争什么天下了。希望时光就此定格,在这美丽的地方,看鹑鸟再次飞来,祈愿边关永远……永远……安宁无扰。
    始皇二十七年还会发生很多事,大秦朝中,暗流涌动,李斯一步步钻营,嬴政也不怎么信任扶苏了,胡亥对他的位置还虎视眈眈着。但这一刻,在鹑觚大地上,戍边的秦国公子扶苏,静静地拥着心爱的女人荷华,心里却异常满足……

END

作者简介:王伟,笔名王植,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长武县文联。

大家都

@【父亲节特刊】父亲的朝圣——剡小惠

@集中登记挂牌即将结束!逾期未挂牌禁止上路!

@【原创】夸夸咱的中医院——贺英

@长武来了个有名的南方医生

@【文化】保护文化遗产·延续长武文脉

投稿/合作微信:15691005566(注明来意)


本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相关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