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境之主又怎样?不也死在我的石榴裙下”少年听着往昔的经历誓要再临巅峰

发布于 2022-05-06 07:52

第一章


凌天大陆,天穹之上浮游六方星宿,无尽江域,凝有亿万武星,与武者遥相呼应。


九大灵境,三千灵域,域中帝国簇拥而立,数以万记。


塔共帝国,偏北足有万里之遥的冥剑宗。


“窥姬!李占鳌!亏我还把你们两人当成我最好的兄弟跟女人!你们居然敢趁我突破不备之际联手来陷害我!”


“袁尊,你自己愚蠢,这可怪不得别人!被自己所信任的挚爱所背叛,不知道滋味如何啊?哈哈!”


“你们这对狗男女!”


袁尊一朝梦醒,触电一样的从床榻上挺直了腰板,额上冷汗,却是如雨般的顺着那张苍白的脸颊滑落下来。


他微微撑开两手,眼神转而呆滞下来,前一刻,他明明已经被自己最好的兄弟跟挚爱的女人合力杀死,而今,又怎会重生在了一个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身上?


直到袁尊消化脑中记忆,心中才是有了一些了然,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是冥剑宗的少宗主,名字同样唤作袁尊,乃是一个天生无脉的废物,因为体质淳弱,昨夜,已经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暴毙了。


而他的这具身体,正巧被现在的袁尊所占据。


想起重生前所发生的那一暮暮,袁尊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他竟然在即将突破武道至高境界的关键时刻,被自己所挚爱的女人给出卖了。


九大灵境之一主人,凌天大陆最年轻的巨孽强者,最后竟然惨死在了女人手里。


“若我袁尊有朝一日能够卷土重来,一定亲手撕了你们这对狗男女!”


厉着脸色说完,他才不得不重新认清自己现在的处境,两眼扫视着这具崭新的身体,果然是个天生无脉的废人!根本不可能着手修炼武道!


武道由武者所炼,乃是凌天大陆备受尊崇的一种职业,能够吸纳星辰之气,用以强横自身体魄,贯通经脉,凝练筋骨,巨孽强者,弹间指崩碎万象,挥手顿足,开辟虚无!


所以,武者也被划分成了森严的修炼等级,共有六大主阶。


六大阶,乃称日月星三通之境,御星境之上分有御阴御阳两大境界,六大境界九品突破,每品都要成功跨过大小圆满两大阶段!


当然,在没有正统武者教导的前提下,根本没人能够凭借自己本事来领悟这志高无上的修炼法门。


袁尊生前已经处在御阳境九品大圆满阶段,只要再跨一步,便能突破桎梏,成就无上之境,挤身天人之域!


如此大能,自然不能用寻常眼光来看待,他所占据的这具身体虽然天生没有经脉,但却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他后天吞服的天材地宝不少,可以尝试着重新蜕变一次。


“看来,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是深得冥剑宗宗主溺爱,如果这些灵丹妙药用在其他人身上的话,早就成为武道高手了。”


袁尊尝试着用普通之法提炼了一下房内的星辰之气,不见有分毫动静,只能放弃的说道:“或许,也只能用那个办法来冒冒险了。”


他所想到的办法,乃是记忆当中的一卷武学心法,当初在得到那卷心法的时候,袁尊觉得太过出乎常理,便毫不犹豫的将其遗留在了脑海深处。


现在,他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用那卷武学来冒险尝试一下,是不是真的能够在没有经脉的前提下提炼出星辰之气!


此卷心法,称作九阳秘典,普通武者若是想要修炼,就必须先将体内经脉自行震断方才能行,可以说,以袁尊现在的身体条件而言正是极巧。


尝试半日,他虽然没能成功在体内开辟出存藏星辰之气所用的气海,不过,却有丝丝星辰之气出现在了丹田里面。


既然有戏,便是令得袁尊心情大好,知道这幅身体暂时承受不了太多的星辰之气,他也点到为止,没有太过急于求成。


起身出门,对面一道风尘仆仆的苍老身影,正仰首挺胸的对着他走来。


老者虽然年过半百,身体却是依旧硬朗,走起路来威风凛凛,袁尊知道,这就是冥剑宗的宗主,他的亲爷爷袁长天了。


见袁尊出门,袁长天加快了一些步调,威严的老脸上突然有了丝丝笑意:“尊儿,有没有感觉到身体不适?”


言多必失,知道自己说多了难免会露出什么马脚,所以袁尊只能闭着嘴巴摇了摇头。


见此,袁长天才是笑呵了几声,道:“既然你的身体并无大碍,那就就跟我同去迎客大厅,雪剑宗宗主坐下弟子今日会来拜访,顺便求取一粒冥剑宗才能炼制的丹药,你也去见见世面。”


对于这个突然降临到自己身上的便宜爷爷,袁尊倒也没有什么的特别感觉,不过,既然这也是在为了自己着想,他也不能直接拒接袁长天的好意不是?


直到袁尊随口回应了一声,袁长天才抿着老嘴,缓缓的走在前面带路。


宗派内的弟子见到两人,皆是行了个礼数,袁尊虽然不能修炼武道,为人却是极好,跟这些宗门弟子倒也算做熟悉。


跟在一宗之主身后,袁尊不禁对眼前这个老头提起了几分兴趣,稍一感应,发现他竟然也是个通日境九品大圆满的盖世强者!


虽较生前的袁尊还差了一些火候,但是放眼整个塔共帝国,也算是能够排的上名的武者了。


转过殿宇通道,迎客大厅内外早已站满了宗内弟子,数丈高许的铁剑碑下,同时笑谈着三个老者,年龄跟袁长天年龄相符,乃是冥剑宗的三位主事长老。


如此隆重的场面,有史少见,为的,却不过是迎接雪剑宗的一位弟子而已。


根据袁尊脑中记忆,这位雪剑宗宗主的亲传弟子,乃是整个帝国之内都不可多见的天才,雪剑宗千百年来最大的骄傲。


袁尊找了个靠前的角落站立,身旁高出他约莫一头的清秀男子,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


别过头去,袁尊却能从他眼中余光看出诸多的不屑与讥讽。


此人名叫万浩星,是大长老万苍古的亲孙子,宗内地位不低,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八品通星境武者,小圆满!旁人看来,绝对是个凤毛麟角般的天才!


袁尊虽然跟他没有太多感情交集,却也知道自己被他暗中使了不少绊子。


感觉空气当中的微风有些变化,袁尊眼眸不禁跟着众人对那厅门之处扫去,迎面而来一道妙龄身影,长裙飘飘,婀娜犹存,清纯当中还带着几分诱人,如此看去,竟是令她犹如神仙中人。

第二章


少女挪动莲步,百步之遥,却已经吸引了宗内所有人的目光。整个大厅之内的气氛,变得静谧无比。


“雪剑宗弟子沈飞雪,见过袁宗主,愿宗主青山不老,万世长存。”沈飞雪对袁长天行了个对长辈才会行的大礼,一侧嘴角轻轻勾勒,笑意盈盈的说道。


听她这般好嘴,袁长天满意的沉笑了几声,道:“雪剑宗老牛儿当真是好福气,竟然收了你这么个知书达理的好徒弟。”


“尊儿,把凝神丹交给飞雪。”


袁长天对着袁尊点了点头,手心多出一枚精致小盒,里面装着的,赫然便是凝神丹。


从袁长天手里接过精致木盒,袁尊自然知道他这个爷爷心里在想些什么,让自己把丹药转手给沈飞雪纯粹多此一举,为的,不过是想要让自己在人前多露些脸面罢了。


这么昂贵的丹药过手,自然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亦或是说,肯定会引起沈飞雪对自己的注意。


只是此袁尊非彼袁尊,一个经历过万世之劫的大能,又怎么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勾走了心神。


见袁尊寄来装有凝神丹的木盒,那张倾世容颜悄然多出了一些喜色,不敢有丝毫怠慢的将其捧在手心,欣然说道:“多谢少宗主了。”


袁尊点了点头,不再言语,也未曾多看一眼那张能够迷倒万千众人的俏丽脸蛋,转身返回了角落。


把这一切望在眼里的万浩星,不禁有些嫉妒。论资质,论实力,他都可以说是万中无一,凌驾天才之上的耀眼人物。


如果冥剑宗的宗主是自己的亲爷爷,而不是袁长天的话!那么,今日能够前去赠上丹药博取美人一笑的,可就是自己了!


他从小便跟袁尊一起长大,而宗内所有的灵丹妙药,天材地宝,统统流转到了那个天生无脉的废物手里,身为大长老的亲孙子的他,却只能啃食剩下的那些“药渣”!


如此不公平的待遇,早就让万浩星的心里有了诸多想法,只是袁长天对袁尊溺爱成性,他根本无从明着从中下手,否则,冥剑宗内绝对再无袁尊此人!


当着众人面前,万浩星自然不会流露出脑中的真实想法,仅是笑笑既过,心里却异常的憋屈跟窝火!


“你远道而来,若只是取走一枚凝神丹,未免会让老牛儿笑话我冥剑宗太小气,我看不如这样好了,你就在此小住几日,我再多炼制几枚破星丹,就当是给你的见面礼了。”


袁长天开口便是破星丹!


通星境武者吞服,可以在突破之时增加三倍的成功几率,倘若放在宗门外面的话,也绝对是人人疯抢的宝贝!


即便是号称天之娇女的沈飞雪,也不能说是将其视之为无物!


“那便谢谢宗主厚爱了!飞雪感激不尽!”


自大厅离去,袁尊随意的吐纳了一口浊气,望着宗门练剑台上的几百个持剑武者,眸子当中有了些许的微妙变化。


剑,他也曾有一把长剑,只不过,那把游龙剑在伴随着他的重生之后,已经完全不知了去向。


“剑,器之圣品也,至尊至贵,人神咸崇,莫非少宗主也对剑道感兴趣?”


袁尊听闻余音渺渺,不禁扭头看了一眼挪动莲步而来的沈飞雪,颇有些怀念的恩了一声。


“唰唰”


两声撕破空气的尖锐声音,兀的在袁飞上空响起,万浩星手握长剑,眼神阴冷,毫不犹豫便对着袁尊的喉咙猛刺而来。


袁尊下示意的反应,便是反手回弹,欲要用两指直接将那锋利的剑刃夹住,指出一半,他才猛然记起,现在的自己,根本没有接住这炳长剑的实力!


眼看剑刃即将触碰到手指,现在收手已经为时已晚,不得已,袁尊只能狼狈的倒退出几十步,后背砰的一声撞在了石柱上。


见他这般狼狈,万浩星则是眼瞳骤然一缩,收回体内星辰之气,完美的把那已经刺出的长剑给收了回来。


“哈哈,让飞雪姑娘受惊了。袁尊弟弟乃是天生无脉,根本无法修炼武道,也无法成功施展出剑式,我们平日里爱跟他开玩笑,但,是绝对不会伤害到他的!”


万浩星负起一臂,对着沈飞雪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若飞雪姑娘也对剑冥宗剑式感兴趣的话,不妨让我来跟雪姑娘商磋一下剑意如何?”


沈飞雪望了一眼被万浩星逼迫而退的袁尊,扭过头来,心中震撼却是久久没能褪去。


袁尊果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枉费袁长天苦苦为他搜集了十几年的灵丹妙药,他竟连最普通的一剑都挡不下来!


“请吧,浩星公子。”撇下一个失望的眼神,沈飞雪轻轻颔首,跟万浩星谈笑着走向了不远处的剑台凉亭。


“想用我在女人面前出丑的尴尬来成全你!万浩星,我看你是选错人了!当真以为我还是那个唯唯若若,暗着任你摆布的袁尊不成!”


知道呈口舌之快登不得大雅之堂,袁尊倒也懒得跟万浩星斗嘴,他只能把心里的这些话,给生生咽进了肚子里。


“纵观天下,最为势力,莫过于女子与小人……”袁尊抿了抿嘴唇,略带些无所谓的对着自己房间走去。


入门之后,他不曾停歇的盘坐双腿,按照脑中所记修炼法决,吸收起了较为稀薄的星辰之气。


苍穹之上,一共浮游八方星宿,而每一方星宿,都是有不计其数的星辰构成。


所谓八宿,诞生上古,亦有直符,腾蛇,太阴,六合,九天,九地,勾陈,朱雀之名。


星辰罗列,共分三层,其一,便是这八颗上古主星,其二,是带有固定属性的星辰,余下皆为普通星辰,洒下的气息能被所有武者吸纳利用。


而沟通带有特殊属性的星辰,非但能够吸纳更为凝实的星辰之气,还能凝聚星辰之灵,同化体质,令自己获得风火雷水土之中的某一属性。


当初,袁尊已是御阳境九品大圆满的至高修为,凭借一己之力,成功沟通到朱雀星宿的主星之气,弹指一挥,入眼之处皆为火海!


“哗啦”


璀璨之光,不断的在袁尊丹田之内汇集,虽然依旧微弱,却有了一种初步凝成气海的标志。


“以身化脉!”


九阳秘典的精髓,便是如此!而这也充分证明,为什么在修炼这卷法决之前必须要先行震断自身体内的经脉了。


袁尊领悟以身化脉的真谛,已经是在三日之后,待他犹如老钟般盘坐的身体上覆盖了一层星辰光芒,他才捏印聚气,冲击丹田,准备气海的最后成型。

第三章


“砰”


一道不弱的气劲从他身上蔓延,约莫巴掌大小的气海,像是天际被风卷起的云漩,缓缓的从他丹田之内凝现出来。


“成功了!”感受体内传来的澎湃气息,袁尊显得格外震惊,喜色外漏,想他当年第一次凝聚气海成型,可是足足用了七天时间。


而现在,他竟然只用三天时间就成功了!对比冥剑宗的天才万浩星,他可是也花费了三个月才把气海给凝聚出来!


能有这种成绩,绝不仅仅是因为他已经有过凝聚气海的经验,那卷九阳秘典,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武学、心法,乃有造化、涅槃、绝世、惊神四大类,每一类又被分为了上中下三等共计十二层次!


九阳秘典并没有准确到那一类那一级,袁尊也根本看不出这到底是一卷什么品象的武学心法,仅是一点,足以说明它的不凡!


唯有在体内修炼出九轮大日之时,才能将心法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体内练大日!


刚刚凝聚出气海的袁飞,体内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大日出现,也就是说,现在的他,不过是领悟到了九阳秘典的一点皮毛而已!


生前,袁尊什么样的武学心法没有见过?就算是上等绝世心法在他面前堆成山,他也不会正眼瞧上一瞧!


而今,却是被一卷没有明确等级的九阳秘典给深深的震撼到了。


“嗯?这是……一张纸?”


开启气海之后的袁尊,不禁对着自己的丹田内视而去,缓缓旋转着的气团上空,正浮荡着一张轮廓不算太过清晰的红色纸片。


对于体内莫名其妙所出现的这张纸片,袁尊眉头紧锁,不知如何才能解释这种令人咂舌的怪事。


那张薄如蝉翼的纸片,隐隐之间让他觉得有些熟悉。


“我想起来了,这张纸片,应该是我成为尊灵境之主时从一处远古遗迹当中得来的,没想到,它竟然随我一起重生了。”


红色纸片偶尔会有一圈圈的涟漪散发出来,在其周围,化成了一个个的微型漩涡,显得诡异无比,而从那上面所映射出来的羸弱光芒,却又是非常的柔和静谧。


“我能从两大九品御阳境武者手中死里逃生,八成与它脱不了干系,眼下虽然不知道这张纸片到底有什么作用,不过,对我应该没有害处才是。”


感受气海传来的温热感觉,袁尊再次沉浸在了星辰之气的收纳上,气海只不过是武者的最初标志,要想成为一个可以运用星辰之气来战斗的武者,他就必须成功突破到一品通星境。


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境界,行成气海跟突破一品通星境,就像开封跟没开封的两炳宝剑一样,用后者来斩杀敌人,尤为的省力气。


袁尊现在的武道修为虽然不是通天彻底,但是状态却要比前几天好了不少,耳清目明,远远便能听到离进的脚步声。


察觉门外来人,他也直接放弃了修炼,不紧不慢的坐在桌前,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水。


“少宗主,应飞雪姑娘的请求,想要趁这难得的机会与我们冥剑宗弟子切磋剑意,宗主跟三大长老都已经亲临观摩,您要不要去看看热闹?”


来人是冥剑宗执事周尘,为人和蔼可亲,对袁尊不错,那始终笑眯眯的脸上,仿佛让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才叫做真正的怒色。


“知道了,周叔。”


袁尊笑着回应一番,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跟周尘一并走向了宗内练剑台。


偌大的剑台周围,已经围满了前来看热闹的宗内弟子,千人规模,全都是清一色的剑道好手。


“叮叮”


远远便是听到了长剑对碰在一起的清脆声响,冥剑宗弟子,也是接二连三的从剑台上扑飞下来,沈飞雪手握一炳长剑,持剑手法却是变化多端,根本无人可以轻松上前。



若是被外人看到这番情景,以剑为名的冥剑宗岂不是要把脸给丢到天上去。


“浩星,你来试试!”


大长老虚空取来一柄剑,急急sai入了万浩星的手里,接住长剑的瞬间,他表情略有些凝重,心头却格外的兴奋。


这次的剑意较量,为了公平起见,不能动用体内星辰之气,全凭心中所领悟的剑式跟自身反应能力。


所以,这对宗内弟子而言就已经多出了不少的限制。冥剑宗,乃是以操剑御气闻名,剑气外放直接杀敌为主。


沈飞雪的剑道造诣的确不凡,但,万浩星自小便是深得大长老真传,光凭剑式,他却要更胜一筹。


美人落败,万浩像个谦谦君子一样将其搀起,两人相继做出了和解的手势。


沈飞雪虽然没有多说些什么,明眼人却都能看的出来,那张俏脸在落败之后却悬挂上了淡淡的笑意,看向万浩星的眸子也是非常的柔和。


“好!”


大长老跟袁长天等人,不禁满意的点了点头,万浩星能够凭借剑式挫败沈飞雪,虽然不能说是意料之中,只是亲眼见到了,他们却也不得不真心的夸赞几句。


“剑器轻灵,以腰运步,以步带势,双手剑法,更重腰步手腕之力,万浩星两手持剑不稳,腕部太僵,虚步太柔,就这样也能叫好?”


袁尊听着一边倒的喝彩声,不禁撇了撇嘴巴,有些嘲讽神色。


以他生前的造诣来看,万浩星的确入不得法眼。


而站在袁尊身后的周尘,在听到他这不屑的喃喃声之后,始终保持微笑的脸庞,突然有了些许的情绪变化。


他随后看向袁尊的眼神当中,不乏一些古怪与震撼神色。


呆在冥剑宗二十多年,他可从来都不知道袁尊竟然对剑道还有这么独树一帜的理解。


“还有谁想比试一下?我万浩星一定奉陪到底!”


这话虽然傲意十足,众人心里却也都明白,他能以剑意取胜沈飞雪,就已经充分的从侧面说明,在这整个冥剑宗内,再无一人能有跟他比拼剑道的资格!


环视一圈不见有人胆敢靠前,万浩星的一侧嘴角才是缓缓扬起,脸上尽是些欣喜神色。这般淋漓痛快,还是他有生以来的第一次。


“我来试试。”


就在众人心下觉得再也无人能够挫败万浩星的这股锐气之时,站在角落里的袁尊,却是笑眯眯的对着台上说道。


本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发邮件至:aisoutu@outlook.com 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相关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