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经济制裁,哪一项对俄罗斯政治经济最具杀伤力

发布于 2022-05-23 06:28

2022年2月24日俄乌冲突爆发后,美国联合西方世界,对俄实施了规模空前的经济制裁,其影响将极为深远。对西方而言,此次制裁的战略目标是迫使俄罗斯承担巨额的经济代价,对其采取的军事行动进行严厉惩罚,甚至希望以此彻底拖垮俄罗斯经济。
短期来看,俄罗斯是有可能扛住制裁的压力。但是,如果俄乌冲突迟迟不能得到解决,那么西方世界对俄金融制裁和技术管制长期持续下去,则将会对俄罗斯经济产生灾难性影响。将会使俄在应对经济制裁的同时,不得不应付巨大的战场开支。俄罗斯本就长期疲弱的经济将雪上加霜,甚至会危及俄国内政治稳定。
俄罗斯经济的崛起,来自于叶利钦时代,那是一个碎片化的权力结构。毋庸置疑,在叶利钦执政时期,俄罗斯人享有自由,而且是令人目眩的自由。在俄罗斯上千年的历史长河里,俄罗斯人从未享有过这样的自由。
2000年以后,俄罗斯最高领导人以强权和铁腕,用最快的速度,就重新将它集权化了,当然,他也启动相应的改革,采取措施刺激经济,得到了一定支持,给人们带来了希望。但他压制媒体自由,扼杀民主,并发展个人崇拜。
为了控制国民经济命脉,向银行经济寡头宣战,宣战的结果就是谁去宣战,财富就转移到哪里,实际就是转移到他那里,就是以他为首的新的统治集团。
如他青年时代一起练柔道的伙伴阿尔卡季和鲍里斯·罗滕贝格兄弟各有资产17.5亿美元。阿尔卡季拥有的公司中,一家获得了2014年索契冬奥会的大单合同,另一家则参与了经过波罗的海海底的北溪天然气管线的铺设。
对他而言,所谓的宣战和改革背后就是这样,也就是资产在权力集团之间的转移而已,他不仅是一个至高无上的仲裁者,也已经变成资源分配者,资源协调人。
因此,俄罗斯经济是由政客联系紧密的寡头经济组成的。他的每一步改革和他的集权措施,都伴随着旧有政商模式的失势,创造出一种新的治理国家的模式,国家财富重新大量集中于巨富的大亨和官僚手中,又成为新的腐败力量,形成一种导致国家衰败的力量。
俄罗斯这样的经济发展模式的结果,就是出现国家治理成本过高的问题。如2014年索契冬季奥运会花费,被称作史上最昂贵的一届奥运会。从2007年确立主办权到2014年冬奥会正式闭幕,俄罗斯政府累计为这个项目投入了510亿美元。510亿美元是一个什么概念?2014年索契是奥林匹克历史上的第22届冬奥会,前面21届冬奥会所有的花销加起来都没能超过这个数。

国家治理成本过高,必定会影响到国家的经济发展。从2013年到2019年,俄罗斯的经济增长就开始低迷,其平均GDP增长只有0.9%,远远低于其周边的东欧其他国家。尽管GDP还是有增长,但俄罗斯家庭的实际收入是要低于2013年以前的。因此从近几年起,最高领导人的支持开始逐步下降。

国家治理成本过高,带来的风险主要有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官僚阶层忠诚度降低。对于官僚集团而言,他们必须基于个人的意识形态忠诚,维持对最高领导人的支持,但是,他们对他支持的基础,背后是庞大的经济利益。一旦不能给他们提供这样庞大的经济利益,官僚集团的支持就会弱化。一般来讲在经济高速成长时是能够做到,是能够支撑。一旦经济不能高速增长,甚至快速下降时。如果官僚集团,不愿意自我牺牲,拿出钱来,支持经济的增长,不能继续贪污。那么整个官僚集团的不满就会爆发。这主要是体制内部的不满,也就是最高领导人的支持者,集权者的支持者,他们的不满会爆发,国家的管理和服务效率必然下降。

二是社会阶层的矛盾激化。尽管俄罗斯能够给人民提供的公共服务并不多。但随着经济发展遇到阻碍,也就是经济开始衰落,老百姓会发现,这个政府并不是像他们原来以为的那样,能够持续提供基本的公共服务。就社会层面来讲,就业和社会保障、财产安全问题等等,都会成为焦点。这是俄罗斯的现状,俄罗斯老百姓对人权这些都不是很在意,如果用人权的标准来衡量,老百姓早就不支持最高领导人。这是人的本性。在道德和利益选择时,都会选择利益为先。

一般人可以不在乎自由民主人权,但是他们会非常在乎政府的工作效率,以及政府能够提供的公共服务,这才是重点。如果这个政府无论你多么强权或集权,你的工作效率低下,不能够提供老百姓需要的公共服务的话,这个服务质量越来越差的话,这个政权的危险将来临,这就是俄罗斯政权遇到的最大的问题。

总之,寡头经济造成治理成本过高,这原本就是俄罗斯经济模式的死结,造成这个国家实力慢性衰竭这个问题解决不了,俄罗斯的统治一定会走向衰败或者失败。

显然,西方也看准了俄罗斯经济存在的问题,采用精确打击,对俄罗斯寡头富豪发起制裁。2月28日,欧盟宣布制裁俄罗斯26名政府官员和企业家,据BBC统计,西方国家制裁名单中的俄罗斯富豪包括俄罗斯石油公司总裁伊戈尔·谢钦、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负责人阿列克谢·米勒、俄罗斯最大私人投资集团阿尔法集团总裁米哈伊尔·弗里德曼、俄钢铁和电信巨头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等人。这些被制裁的人员将被禁止进入欧盟国家,在欧盟的资产被冻结并无法从欧盟获得资金。中立国瑞士决定采取与欧盟一致的制裁措施。美国司法部宣布成立一个特别工作组“跨大西洋工作组”,寻找俄罗斯富豪在美国和欧洲盟国中的游艇、豪华公寓、私人飞机和巨额存款,进行冻结并没收。

福布斯俄文版网站4月5日刊文称,根据《福布斯》杂志日前公布的“2022全球亿万富豪榜”,受西方制裁影响,俄罗斯商人财富在今年大幅减少。今年俄罗斯只有88名亿万富翁上榜,比去年减少35人。全球榜单中俄罗斯富豪总财富也从之前6062亿美元下降到3528亿美元,财富缩水近42%。

这次西方制裁俄罗斯经济,国家治理成本过高带来的政治风险就会进一步凸显出来。而且,西方经济制裁的精确打击和长期化,更会加速这个进程。所以,最高领导人的政治地位,在俄罗斯的地位是举足轻重,但绝非独一无二,绝非不可取代。这才是西方加大经济制裁的最高目的。

这场针对俄罗斯的经济战,见证了美国全球领导力的重塑,见证了西方世界的力量整合,见证了西方手中所掌握的经济权力工具,它不仅给俄罗斯未来经济发展和政治变革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也搅动着当下全球地缘政治经济格局的变化。


本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邮箱: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相关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