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动画业报告:300家公司、7成减收或亏损,忌惮中国崛起

发布于 2022-07-09 09:19

2020年,日本动画业在剧场版动画方面取得了许多成功。京都动画的《紫罗兰永恒花园》吸引了众多粉丝,ufotable制作的《鬼灭之刃 无限列车篇》也在日本收获了400亿日元(约23.6亿人民币)的票房。

然而,从2019年开始,各公司制作的电视动画数量在逐年减少,又恰逢新冠疫情导致的制作和播放延期问题,让动画制作一线陷入了困境。

另一方面,中国动画公司在疫情背景下却仍连续推出了许多优秀作品,这使得日本的动画业界再次兴起了批评与反思业内问题的热潮。比如,中国公司在工作设备、薪资待遇上已经与日本公司持平、甚至优于日本公司,这很可能造成动画业界人才、技术上的流失,不少人士担心日本动画的发展将就此止步。

根据日本媒体的调查,2020年,日本动画制作市场迎来了10年间的首次赤字。

以下是GameLook翻译的完整内容。

调查结果(概要)

1.2020年(1月~12月财报)显示,日本动画制作业界的市场规模从2557亿日元(约151.4亿人民币)缩减到了2510亿8100万日元(约148.9亿人民币),降幅1.8%,每家动画制作公司的平均销售额约为8亿3100万日元(约4922万人民币),17年~19年的持续增长到此宣告结束。

2.“统包·单集整包”市场规模为16亿9500万日元(约1亿人民币),同期增长2000万日元(约118万人民币)。虽然仍保持了增长,但增幅是4年间最小的。增收公司占31.6%,减収公司占48.2%。相比去年,减収公司占比增加了21.9%,达到了史上第二。盈亏方面,赤字公司占比31.5%,是继2017年(32.2%)之后位居第四的纪录。

3.以分包形式参与动画制作的“专门工作室”们,全年平均销售额为3亿800万日元(约1824万人民币),同期减少600万日元(约35万人民币)。增收工作室占31.7%,减収工作室占48.9%,相比去年,减収公司占比增长了24%,打破了10年来的纪录。盈亏方面,超过7成的工作室受到了负面影响,赤字占比达到了史上最高。

1.2020年动画业界动向与主要话题

日本动画协会出品的《动画产业报告 2020》,详细分析了2019年的动画产业市场。

(注:动画产业市场与动画制作市场是两个概念,前者包括了整个动画产业,而后者以动画制作公司为主。)

(1)电视动画制作数量连续3年减少,新作品也呈减少趋势

根据日本动画协会的数据,2019年日本电视动画制作总数为314部,已经连续下滑3年。海外动画制作需求增加,而日本国内的电视动画制作数量逐年减少,日本动画制作业界长期依靠动画制作数量作为支撑,在这样的背景下,业界将迎来巨大转机。另外,2019年的剧场版动画市场有很大的提升,规模扩大到了692亿日元(约40.9亿人民币),年货的剧场版动画都呈现了很好的势头,打破了2016年以《你的名字》为代表创下的663亿日元(约39.2亿人民币)的票房纪录。2020年,以红到发紫的《鬼灭之刃 无限列车篇》为首,剧场版动画市场很可能再创新高。

(2)《鬼灭之刃 无限列车篇》大火,电视动画也相继成为热议话题

2020年,《鬼灭之刃 无限列车篇》在日本国内收获了400亿日元(约23.6亿人民币)票房,分外惹眼。此外,《紫罗兰永恒花园》这类观众热议的作品、以及《名侦探柯南》这类年货作品都收获了成功,支撑着剧场版动画市场。

电视动画方面,《LoveLive!虹咲学园学园偶像同好会》、《咒术回战》都极具人气。另外,因新冠疫情,《摇曳露营》等户外题材的作品成了居家观众间的话题。除此之外,以《赛马娘》、《Bang Dream》与手游联动的跨媒体动画项目也在增加,扩展了新的动画粉丝,提升了动画人气。

(3)海外贸易进一步扩大,日本动画制作公司分包给中美动画制作公司、动画平台

随着日本动画在国际上的人气与影响力日益增大,日本动画制作公司与海外的制作公司、动画平台的合作也在增加。在300家日本动画制作公司中,有68家公司选择向海外分包业务,超过2成。与中国的合作最多,其次是韩国与美国。

近年来,奈非、腾讯、哔哩哔哩等海外动画平台对日本的动画制作公司有很高的关注度,除了独家转播授权等签约、交易之外,还有注资、在日本开设工作室等动作,都十分引人注目。

接受日本公司分包的海外公司,其中中国36所、韩国15所、美国14所、台湾地区5所、其他国家与地区19所。

2.动画制作市场规模为2510亿日元(约148.8亿人民币),10年间首次出现缩减

日本动画制作市场规模变化。

如上文所述,2020,年,动画制作业界市场规模缩减了1.8%。自2011以来,动画制作数量与转播费用、授权收入等都在逐步增加,到2019年已经实现了9年的持续增长,却在2020年显出了颓势。因各公司制作的动画数量减少,以及疫情造成的制作和放映延期问题,使整个行业受到了业绩方面的重创。另外,行业的中坚企业出现了合并、停业、破产等问题,也造成行业整体的滑坡。

每家动画制作公司的平均销售额约为8亿3100万日元(约4922万人民币),销售额方面,增收公司占31.6%,减収公司占48.6%,远高于增收公司。在盈亏方面,赤字公司占比最高,达37.7%,增收公司为31.1%、减収公司为29.5%,赤字与减収公司的合算占比达到2000以来的最大值。

除了上述的延期问题,人力成本与最新设备上的投资、外包量扩大导致的成本上升等问题都给公司带来了不小的财政压力,因此减収与赤字的公司增加了许多。导致了接统包的制作公司仍能实现增收,而接转包的专门工作室大量赤字,呈现了两极分化严重的局面。

2020年动画制作业界市场规模。

(1)统包·单集整包:大公司通过爆款作品、分散收益将负面影响控制在最小

将各业界以制作形式分开来看,有能力直接承办、完成委托的“统包·单集整包”公司,市场规模达到了16亿9500万日元(约1亿人民币)。销售额方面,增收公司占31.6%,减収公司占48.2%。而盈亏方面,增收公司占37.0%,减収、赤字公司均占31.5%。

统包·单集整包业绩情况。

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大多数制作公司的赞助商都出现了撤资、延期结款的情况,导致制作工期受到了影响。不过,拥有版权的大厂统包,能够通过动画转播、周边售卖等版权收入实现盈利,虽然出现了减収的情况,也不至于赤字,这些公司大多实现了黑字盈利。另一方面,没有版权的中坚企业因为动画制作数量下降,接不到活儿,再加上人才成本、设备投资、外包量扩大的开销,导致大量公司减収、赤字。总得来说,这些公司处在一种不稳定的盈利结构中,一旦上游需求减少,就会陷入困境。

(2)专门工作室(分包):受动画制作数量下降,设备投资重担的双重影响,减収与赤字占比达史上最高

以分包形式参与动画制作的“专门工作室”,全年平均销售额为3亿800万日元(约1824万人民币),同期减少600万日元(约35万人民币)。增收工作室占31.7%,减収工作室占48.9%。盈亏方面,赤字工作室达42.6%,为史上最高,减収工作室达27.9%,合计超过7成。

因为没有版权收益,专门工作室与中坚企业一样,需要面对人才成本、设备投资、外包量扩大的开销,因为动画制作数量减少,发包量下降而产生大量减少与赤字。

以下是日本动画制作公司截至2021年7月的详细数据。

总部所在地:9成集中在东京。

日本300家动画制作公司,270家总部在东京,占全体90%。其中,224家公司在东京23区之内,其中杉并区64所,练马区35所,合计约占整体的4成。武藏野市14所,西东京市、三鹰市各7所。另外,随着近年CG工作室的兴起,不少公司也在新宿、涉谷等地开设工作室。

从推动地方经济、就业的角度来说,像京都动画等地方上的动画制作公司,以及针对特定领域开设的地方工作室值得注意。

公司规模:从业人员呈增加趋势

公司规模方面,109家公司的销售额都未满1亿日元(约592万人民币),约占3成左右。2020年时的调查报告显示,当时大多公司的销售额在1亿日元以上,3亿日元(1778万人民币)以下,一部分主要原因,是许多公司因为销售额下降而导致规模缩减,另一部分原因,是小型的动画制作公司增加了。

从业人员方面,96家公司的职员不足5人,94家公司的职员在20人以下,合计占整个业界的60%,这一趋势与往年持平。另一方面,由于近年来发生人才短缺的问题,各公司都在积极招收动画制作者,整个行业的从业人员有所增加。

创办时间:2010年代成立的公司最多,有史以来成立公司数量首超100所

从公司成立的年份来看,2000年以后,动画制作公司急速增多,2010年代(2010年~2019年)成立了102家动画制作公司。这是有史以来成立公司数量首超100所,2000年代(2000~2009年)成了88家动画制作公司,2000年以后成立的公司合计约占整体的6成。可以看出新鲜血液还是比较多的。

3.展望未来,中国崛起,“动画泡沫经济崩溃”可能卷土重来,改变日本动画业界的盈利结构是当务之急。

如上所述,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扩大,动画制作业界受到了各种延期问题,拥有版权收益的大厂虽然可以保证安然无恙,但中下游的公司出现了严重的减収和赤字,业界出现了两极分化的情况。

在这种情况下,必须正视一直饱受诟病的劳务与生产改善问题。另一方面,海外、尤其是中国的动画制作公司,通过接外包、向日本制作委员会出资,不断学习、获得日本的动画制作技术。中国能够在丰厚的财力支撑下,网罗优秀的动画制作者,采买最尖端的设备,急速提升动画质量,近年来取得了显著的进步。事实上,以《罗小黑战记》(制作:北京寒木春华动画技术有限公司)为首的纯中国制作的动画作品,已经在日本上映,并取得了极高的评价。这一动画的制作水平毫不逊色于日本动画。

2021年,以lovelive系列作《LoveLive!SuperStar!!》为首的作品都受到了观众的热议。随着线上视频服务的普及,日本动画也能获得更多国内外粉丝,日本也将继续保有这些杀手锏。但是,“日本动画”的名声虽然仍处于优势地位,但在动画制作的一线、转播等领域,势必将与中国在全球市场范围内展开激烈的竞技。如此一来,07年时动画蓝光碟的销量爆减、日本动画制作公司业绩恶化而导致的“动画经济泡沫崩溃”有可能再度上演。如今不像2010年代那般,国内外收看动画的人气鼎盛,业界可以平稳发展,而是有中国等海外企业虎视眈眈,日本动画制作业界前路不容乐观,或许需要亮起“黄灯”。

日本动画制作业界不仅需要提升动画的品质,还需要投资人才、技术,保持尖端的制作能力。另外,为了促进业界成长,获得更多投资,必须重新审视动画制作公司的盈利方式,以及目前引领动画业界的“制作委员会”制度。必须以所有利益相关者为中心,讨论如何重建行业规则,找到动画制作产业可持续发展之路。

来自:GameLook

本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发邮件至:aisoutu@outlook.com 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相关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