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设计师到民宿主理人,将老宅古院折腾成了国潮艺文民宿

发布于 2021-06-17 16:14

热爱漫无边际,生活自有分寸 来自江小胖宿说 04:37

盛夏时节,耀眼的阳光明亮了整座古镇。




偶有几场过路雨,纷纷扬扬的雨丝似是缠绵,又像是在撒欢,远山漫漫,目之所及高饱和度的青翠色弥漫开来;餐饭时分,飘来柴火米饭的香气,跨越了时间、空间的维度,连接着过去与现在,向着远方飘散开来。



在这里的生活没有丧和慌,也不用使劲往前跑,人们幸福指数很高;在这里的日子,可以偶尔放下期待,停下来歇一歇,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想重新去建水的原因吧~

Chapter 01


第一次见到子秋的时候,和想象中的“民宿主”子秋有些似是而非。
在民宿院子里等了十分钟,子秋款款而出,布衣素面,身段娇小而不娇弱,眉宇炯炯,抱着刚换下的床单。



“你们先在院子里坐一下哦,我去把楼上的床单换完”说完,子秋巧地转身快步踏上木质的楼梯去了二楼开始忙活了起来。



站在院内认真环顾,正对着院门的是一间入住大厅,空间不算大,但其中充满了国风元素,粗针刺绣款的狮子抱枕俏皮可爱,右边整齐摆放着一排汉服。


整个空间内还错落有致的分散着一些自秋自己动手制作的钗头首饰,应该是她自己认真挑选摆放过的,像是空间展品,使得整个空间充满了国风活力。



偶然闻见一股扑鼻的茉莉花香,低头一看,原来院子中间的茶桌旁,种着几株小茉莉,小小的白花在太阳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耀眼。


十分钟后她从楼上走下,抱着换下来的床单边说“可以上去休息咯~”,再次目送她投奔下一个房间。
子秋一向如此,时刻劳碌奔忙而又永远元气酣畅。


Chapter 02


子秋作为秋喜堂客栈的创始人、主理人、店长、打扫房间、运营线上渠道...除了男朋友会偶尔客串一下管家的身份,接送客人,帮客人拿拿行李,还有村里的阿姨兼职当保洁外,其余的大多时候就是一个人守着一家店。


就这样忙碌着到了晚上,子秋才有时间慢慢将她的故事说出来与我们分享,秋的故事要从一个缘字说起,而这个缘字也贯穿了整个故事的始终。



在故事的最开始,子秋还只是一个设计师,第一次来到建水是因为出差,但子秋第一次来到建水就被这里的人文氛围所打动,那时正在服务的甲方手里刚好有这样一座建于1890年的院落。



初见这座宅子,是一处已经荒废了的院落,但又能从房屋的细节的雕花之处感受到曾经的繁华,但巧合的是这间院落,无论是房子的结构还是建筑细节花纹,与子秋儿时回忆中外婆的旧院子一模一样。



用子秋的话来说乍到这里,一看到一颗印式的传统民居结构,立即就让子秋的血液里开始翻滚出曾经对自己姥姥家的回忆,一丝温暖,一缕关怀,就这样交集在子秋的五感,顿时对这个小院,多了几分亲切,子秋思忖后,就决定拍板租下。



作为民宿行业的小白,一开始子秋只能摸索着做,从老宅修复、空间规划、软装设计凡事都亲力亲为,花费了半年的时间才有了现在的「秋喜堂」。


那些充满汗水和沙尘的草创往事多到来不及记叙,每当看见客人们满意的笑脸,愈发意识到那一次次直面质疑、咬牙坚持是多么可贵,会宽慰到觉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Chapter 03


两层楼、七间房,皆取法以国风古韵为主题结合房间位置布局,曰为:琥珀重回汉唐房、秋香观景书墨房、竹青妙笔行香房等等...



房间内陈设简洁素净,地面保留原有木质,保留时间的质感又添加了舒适的地毯浑然大气,不须问,自然又是子秋的杰作。



那天,我们从水喝到口味独特的啤酒,谈了许多有趣的往事。
子秋儿时外婆家的小院子,吱吱的木窗,清晨充满烟火气息的炊烟、夜深时抬眼可见的漫天星空,还有那只调皮的猫咪,这些点滴汇成了今日的「秋喜堂」。



我们无从考证她是怎样一笔一笔勾勒出秋喜堂的,甚至连她自己也用一句淡淡的缘字来作结。



在秋喜堂的日子,你大可不必纠结世间琐事,就那样坐在院落里,闻着花香,赏着蓝天白云,偶尔上房顶坐坐,任由轻缓的风吹拂着身躯,慢慢闭上眸子,一切喧杂成嘤嘤袅袅,逐渐消失身外。


元气满满的子秋与男朋友


江小胖  建水行

夏天藏在晚风

藏在汽水味的晚霞和啤酒味的星空


建水古镇秋喜堂

—国风主题民宿—

本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邮箱: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相关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