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从石门之战,窥探赵、魏两国的恩怨情仇(第39篇)

发布于 2021-06-19 19:23

史学馆
鉴古知今,读史明智。
95篇原创内容
公众号


改革的目的是什么?是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


不得不承认,秦献公多年的改革举措,对秦国由弱转强起到了关键作用。


这种综合实力的提升,很快就在军事斗争中反映出来。




【材料】:




《史记·十二本纪·秦本纪》记载——

二十一年,与晋战于石门,斩首六万,天子贺以黼黻 fú】


【译文】:

 

秦献公二十一年,和晋国在石门交战,斩首六万,天子赐给黼黻以示祝贺。





解析一:石门之战


在讲新的内容之前,先回顾一下之前的内容。


当初秦献公从魏国辞别时(公元前385年),曾向魏武侯承诺——如果能够成功夺回君位,他保证魏武侯在世期间不与魏国为敌(见:原创 | 目标一致、利益捆绑,才是干大事的先决条件(第37篇))。此后秦献公一直信守承诺,没有主动向魏国发起战争。


公元前370年,秦献公信守了十五年的承诺终于可以翻篇儿了,因为魏武侯去世了。这样一来,秦国收复河西失地的大业也正式摆上了日程。


城武堵。为秦所败。《史记·十二本纪·魏世家》
败韩、魏洛阴《史记·六国年表》


公元前366年,魏国在武都(一作武堵,又称武城,今陕西华县东)筑城,被秦军击败;同一年秦国继续出兵,在洛阴(今陕西大荔东南)大败韩、魏联军。



自公元前387年秦出公即位到公元前366年,秦军已经连续二十多年没有和魏军交手。加上之前魏武卒的强大彪悍一直让秦军心有余悸,所以这两次规模不大的主动出击,应该属于试探性的进攻。


两次试探性地“偷鸡”小胜之后,秦国开始准备更大规模的军事行动。


章蟜与晋战石门,斩首六万,天子贺。《史记·六国年表》


公元前364年,秦国八万大军在庶长章蟜的统领下,向东渡过洛水和黄河,进入河东境内。


然而此番秦国出兵的目的,并非攻城掠地、占领城池,而是意图挫一挫魏军的士气。因为在当时的情况下,即便夺取了一两座城池,防守的难度和压力只会更大。因此渡河之后的秦军很快穿插到魏国的腹地——石门(今山西运城市西南),并在石门山(中条山中北部)一带设伏。


这一时期魏国因多次与齐、宋之间发生战争,魏军的主力部队已经移防至魏国东部。驻守河西的魏太子魏痤为了防止还有其他秦军继续通过河西进入魏国腹地,因此并没有调动河西守军来支援,而是发动河东守军进行迎击。


很快,魏太子调度的军队出现了。这支前来迎战的河东魏军人数约为六万。虽然从人数上来说,比秦军的八万略少,但军中有相当数量的魏武卒,因此魏军的整体实力并不弱。


主场作战的魏军多年来持续和周边诸侯国不断发生战争,将士们自恃久经沙场,并没有把这只秦军放在眼里,意图以正面阵地战一举摧毁秦军。


但是秦军统领章蟜却并没有打算和魏军正面硬钢。


当魏军列队依次经过石门山一带时,早已埋伏在这里的八万秦军分成多个编队突然从山谷中涌出。惊慌失措的魏军随即溃乱,被秦军分割包围起来。章蟜身先士卒、奋力搏杀,最终凭借人数、地形优势和将士的勇猛击败了魏军,取得了这次进攻的胜利。


此战秦军大败魏军,将前来迎击的六万魏军全部斩首。



石门在今日山西省运城市西南。从地图上看,石门山距离魏国国都安邑(今山西夏县)已经不算太远。那么此时此刻,魏国国君魏惠侯在哪儿呢?魏惠侯正带兵和宋国开展,企图“伐取宋仪台”《史记·十二本纪·魏世家》)。



从这一点来说,此次秦军之所以能够顺利深入魏国腹地,并在石门一带“斩首六万”魏军,除了采取正确的军事策略(伏击战和没有以攻占城池为目标),另一个主要原因,就是魏惠侯正带领主力部队在东部攻打宋国,导致东西两线不得兼顾。此战可谓“乘虚而入”。


得知战情的魏惠侯因路途遥远一时难以撤军回援,无奈之下遣使迅速前往赵国求助。


当章蟜得知赵军即将前来救援后没有恋战,果断率兵撤出石门,沿原路返回秦国。




解析二:赵、魏两国的恩怨


讲到这里,我本人对于赵国的这次救援是有疑问的。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在石门之战以前,赵魏两国的关系早已非同往昔。


魏武侯元年,赵敬侯初立,公子朔为乱,不胜,奔魏,与魏袭邯郸,魏败而去。《史记·魏世家

就在秦出公即位的同一年(公元前387年),赵国的公子赵朝意图篡权未遂后逃奔魏国。魏武侯不但接纳了公子赵朝,居然还派出军队和赵朝一起进攻赵国的邯郸城。


此战之后,赵国就将国都从中牟(今鹤壁)搬到了邯郸。自此魏文侯时期苦苦维系的三晋集团铁三角关系开始走向瓦解。


赵国迁都之后,赵、魏两国的互殴继续升级:

赵敬候二年,败齐于灵丘。三年,救魏于廪丘,大败齐人。四年,魏败我兔台。筑刚平以侵卫。五年,齐、魏为卫攻赵,取我刚平。六年,借兵於楚伐魏,取棘蒲。八年,拔魏黄城。九年,伐齐。齐伐燕,赵救燕。十年,与中山战于房子。《史记·赵世家》

赵敬候死后,其子赵成侯继续和魏国死磕:

赵成侯元年,公子胜与成侯争立,为乱。二年六月,雨雪。三年,太戊午为相。伐卫,取乡邑七十三。魏败我蔺。四年,与秦战高安,败之。五年,伐齐于鄄。魏败我怀。攻郑,败之,以与韩,韩与我长子。六年,中山筑长城。伐魏,败狝泽,围魏惠王。七年,侵齐,至长城。与韩攻周。八年,与韩分周以为两。九年,与齐战阿下。十年,攻卫,取甄。十一年,秦攻魏,救之石阿。

简单统计一下,在石门之战结束时,魏国攻打赵国4次,赵国攻打魏国3次,赵国救援魏国2次。
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是——魏国从没有救援过赵国,哪怕一次。
有句话说地好——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被魏国多打了一次,反而救援了魏国两次,真不知道赵国的两任国君心有多大
如果说第一次救援魏国时,裂痕还没有影响到赵魏之间的同盟关系,那么这次秦魏石门之战前,赵魏两国早已攻伐多年、并且互占对方城邑。在这种情况下,赵国居然还能有求必应、出兵救援,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然而更让人凌乱的事情,发生在魏惠王即位的当年:


魏惠王元年,初,武侯卒也,子与公中缓争为太子。公孙颀自宋入赵,自赵入韩,谓韩懿侯曰:“魏与公中缓争为太子,君亦闻之乎?今魏得王错,挟上党,固半国也。因而除之,破魏必矣,不可失也。”懿侯说,乃与赵成侯合军并兵以伐魏,战于浊泽,魏氏大败,魏君围。赵谓韩曰:“除魏君,立公中缓,割地而退,我且利。”韩曰:“不可。杀魏君,人必曰暴;割地而退,人必曰贪。不如两分之。魏分为两,不彊於宋、卫,则我终无魏之患矣。”赵不听。韩不说,以其少卒夜去。惠王之所以身不死,国不分者,二家谋不和也。若从一家之谋,则魏必分矣。故曰“君终无適子,其国可破也”。《史记·魏世家》

从以上内容来看,在公元前370年,魏国险些被、赵两家肢解。


、赵趁魏国内乱,发动联军攻打魏国。在围困魏惠王之后,赵成候主张杀了魏惠王,与韩国割取魏国的土地,以此削弱魏国的实力;韩懿侯不想杀人,主张将魏国分而治之,以求彻底解除魏国对韩、赵造成的威胁。


于是韩、赵两家面对唾手可得的“唐僧肉”,却在“蒸着吃,还是煮着吃”这个问题上发生了巨大的分歧。韩、赵两国不欢而散,魏惠王和他的魏国侥幸逃过一劫。


这就引出了另一个问题——分割、肢解魏国这件事,原本是韩、赵两国“杀人未遂”的密谋。但太史公却将此事的前后经过详细记录在《史记·魏世家》中,《史记·韩世家》《史记·赵世家》中均未记载。


这又是何用意?


我想,太史公此番用意应该是想表明,韩、赵之间虽是密谋,但最终仍然通过某种途径,被魏国掌握了这一事件的详情。


于是在公元前364年,秦军在石门斩首魏军六万,魏惠王情急之下,向六年前那位密谋杀害他的赵成侯求援。赵成侯也“不计前嫌”,向昔日里几番爆锤自己的对手发起了慈悲......

这一幕不禁让人产生一种欢乐的即视感——魏国就像一个暴力渣男,动不动就捶一下赵国。而赵国就像他的野蛮女友,不但被捶的时候不忘挠渣男几把,甚至一度与隔壁老王商量着如何废了这个渣男。但当社会上其他混混“不讲武德”偷袭渣男的时候,野蛮女友却又对他生出几分怜惜之情......


回到正题。


十一年,秦攻魏,赵救之石阿。《史记·赵世家

石阿在今山西省临汾市隰县,如下图蓝色箭头所指。而石门却在今运城市西南。两地相距甚远。



根据两国之前“剪不断、理还乱”的三世恩怨,再结合地图所示的情况来看,赵军这次救援,极有可能只是打了个酱油溜了下腿,并没有和秦军真正交战。或许称之为“声援”更为恰当吧。

这里有必要多说几句,秦献公改革之后对外首开之战,并不是前文所提到的“城武堵。为秦所败。《史记·十二本纪·魏世家》”“败韩、魏洛阴。《史记·六国年表》”


赵成侯四年,与秦战高安,败之。《史记·赵世家


根据《史记·赵世家》中的这句记载,秦献公对外首战,应该是在公元前371年与赵国发生的高安之战。然而除了《赵世家》中的这句“败之”,简单说了下战争结果——秦国战败,目前找不到任何关于“高安之战”的资料考证。


接着说秦国。

贺秦献公,献公称伯。《史记·周本纪
石门之战在当时造成的影响很大,就连那个名义上的天下“共主”——周显王也赶紧发来贺电,以对待诸侯国君的礼节派出使者前去恭贺。不但赐给秦献公一件“黼黻”【fǔ fú】(精美华丽的战袍),秦献公也有了“伯”的称号。




本篇结束,感谢阅读!如果觉得不错,那就点个“赞”或者“在看”吧。

史学馆
鉴古知今,读史明智。
95篇原创内容
公众号


本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邮箱: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相关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