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脱口秀大会》还好看吗?

发布于 2021-09-19 19:09

☝ 点 击 芒 果 妈 妈 关 注 我 们 ☝


是时候来讲讲《脱口秀大会了》。


了解芒妈的都知道,芒妈是节目的死忠粉,也正因此,这个选题确实考虑了很久。


节目自然是好笑的、精彩的,但播出过半,让人忍不住觉得困惑、无趣的时刻也慢慢多了起来。


甚至芒妈这个外行人,都开始疑问:


比起往年,今年的《脱口秀大会真的进步了吗?


到底什么是脱口秀?



还是要承认,作为一个“综N代”的节目,《脱口秀大会》无疑打了一场漂亮的仗。


第三季太成功了,就跟说脱口秀的顺序一样,接在炸场的人后面讲,只要没达到前面的效果,就很容易让人觉得寡淡无味。


不想打哑炮,既要给观众新鲜感,又要延续观众的高点。


在某种程度上,这两点《脱口秀大会》都做到了。



1


给观众新鲜感,首先就是要从之前的模式中跳出来。

李诞今年一直在强调,“每个人都能做5分钟的脱口秀演员”。



降低了说脱口秀的门槛,也有想让脱口秀融入大众生活的野心。


他张开大手欢迎各行各业的人来说脱口秀,只要有兴趣有段子,都可以来试一下。


有街舞圈主持人、癌症学博士,



有表演完还要去指挥交通的警察,



连参加过《奇葩说》但没有任何脱口秀经验的张踩铃也被李诞请来了。



虽然水平参差不齐,但不同行业人的涌入 ,很大范围地为脱口秀大会的内容广度进行了填充。


其中也出现了很多让老将都倍感压力的新人。


“我是徐志胜,就我没有容貌焦虑”。



顶着一个标志性逗号发型和操着一口奇怪口音的95后徐志胜,无疑是今年节目中最受人瞩目的新人。


“丑”是他的标签,一看就好笑的特质让他什么都不做台下的观众也能边鼓掌边笑半天。


而他的段子,也不能让人小看。


虽然没有容貌焦虑,但他有红绿色盲,称自己是色盲表演艺术家。



身边的人知道他是色盲后,争先恐后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他自然是看不出来的,但朋友的好奇心可没那么轻易好打发,“你再仔细看看”!


志胜怒了,“我色盲是因为我太粗心了是吗”?



哈哈哈虽然已经看过了,但写到这芒妈还是暂停了笔去笑了5分钟哈哈哈哈!


更别说“我这个长相,让我卖面和卖馍都行,但卖面膜是不是太冒险了”等调侃自己容貌的梗了,对他来说用自己的“优势”逗观众笑手到擒来。


如果说徐志胜的表演胜在够低,那新人鸟鸟就是靠“高”给观众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她的“高”,像是一本正经地站在那儿背她的论文,但也正是如此,她那带了一点学术感诙谐的文本,才能更加突出。


要不是她解释,谁能知道“楼兰美女和干尸二号”是她自己编的呢



不过新人虽猛,老将的表现不仅不差,也让不少观众直呼新鲜。


尤其是庞博、程璐和梁海源三位,这两年一直表现不尽如人意,在今年居然都找回了之前的状态。


程璐给自己加了新人设,一个“领导“的梗讲出了脱口秀的高级感。



虽然梁海源后面被淘汰了,但迟迟找不到自己的老选手,终于像是涅槃一样突破了瓶颈,芒妈和李诞一样感动和感慨。



就连杨笠也开始寻求自我突破,即使已经掌握了财富密码,也不再单纯讲两性话题,最新一场表演讲的孩子和长辈饭局的段子简直世另我了。



新人够新, 老人也开始新,《脱口秀大会》还能不让人觉得新吗?



2


不过节目开录前,李诞可不能预知今年选手们的表演效果到底都是怎样。


为了增加“新”的效果,节目不仅出现很多新人,也出现了很多不同形式的表演。


当芒妈还在努力思考漫才是不是脱口秀时,



魔术喜剧居然也登上了舞台。



漫才和脱口秀魅力的共同点最起码还都是来自“脱口”,而魔术和脱口秀的相似之处恐怕就只剩一个“秀”了。


不得不说,这样为了“新”而“新”的处理方式,也是过于粗暴了。


不过,这比起李诞延续观众高点的方式来说,还是小巫见大巫。


李诞将观众情绪的高点,直接定在了“笑上。


确实,在李诞和节目的刻意引导下,这一季大部分都很好笑,高点也延续的很成功。


但,曾经因为《脱口秀大会》,芒妈知道了脱口秀是冒犯的艺术。




冒犯,肯定不是轻飘飘的一笔带过,他是好笑的,但也是深刻的。


而如今,也是因为《脱口秀大会》,芒妈知道了脱口秀好像光好笑也行。


Rock他被淘汰时的那个表演,讲的是自己的抑郁症。


段子很好,包袱很多,但因为太沉重了,不仅观众不敢笑,领笑员也不敢笑。



总之,非常冷。


而别人在轻飘飘地讲述外貌焦虑时,场子都要炸掉。




芒妈理解观众对于深刻的话题那种敬畏感,但不理解以李诞为首的领笑员对于这种话题的逃避。


只有两灯,李诞也没有拍


领笑员不多说,观众也自然无法理解这种用幽默消解自身的脱口秀的妙处。


而领笑员影响着的不只是观众的评判标准,也是演员们的创作方向,进而是大众对脱口秀的理解。


因为李诞好笑才拍灯,也给了从没接触过脱口秀的宁静只有好笑才能拍灯的错觉。


小卉表演完之后,宁静没有拍灯,问其原因——“不好笑”。



不是说领笑员必须去挖掘演员其他的优点,给自己找拍灯的理由,是如果单纯觉得不好笑就不能拍灯,那未免对脱口秀的认知太浅薄了。


杨笠表演完后,宁静说:脱口秀到底是什么,它是一定要笑吗?它是可以不笑的!



因为杨笠的表演,让宁静在那一瞬间感受到了脱口秀不笑也是有魅力的。

但她在提出自己的观点时,李诞的表情是这样的——



他不是不认同,作为脱口秀的先锋,他从来都知道脱口秀可以不好笑。


他是不在乎,所以面对宁静的疑问他插科打诨。


而宁静虽然短暂对脱口秀的认识有了进步,但之后的拍灯还是以好不好笑为主。


其实不只是杨笠,一些老人们,在适应新规则努力做到好笑的同时,尽量都在让自己的段子有一些意义。


而不是笑过之后,什么都没记住。


呼兰能讲出“猴子要好好学习以后去北京动物园、上班不要好人卡要职场化缘”等带有批判讽刺的话。



但还能保持着对社会的思考和疑问的人,还是太少了。


现在的脱口秀不冒犯也不艺术,艺术应该是自由的,如果有了枷锁被规定了方向,那就不能称之于艺术。



3


回到今年的核心理念上:每个人都可以做5分钟的脱口秀演员。


或者在定下这个理念时,就注定一些表演要成为稀碎的笑话锦集。


芒妈并不认为这句话是错的,而且在5分钟内让观众发笑也不难。


可是脱口秀不能永远只有这5分钟,5分钟之后的呢,再讲5分钟的笑话吗?


艺术还是要有它的逻辑,要有它的完整性,要有它的内涵,最起码要让人听完知道这个表演的主题,而不是就那样摊开让观众去找笑点。


杨波在芒妈心中一直都很有争议,今年他找到自己新的舞台人格,模仿安东尼的表演,节奏虽慢,但舞台效果很好。


基本属于一句一炸。


但他的表演,基本就是一个笑话接着一个笑话,直到最后表演结束,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几个笑话会在一个表演当中。



虽然这是他的表演形式,可杨波本人对脱口秀的理解却不只是笑话。


他觉得姜昆时代的相声更接近现在的脱口秀,因为更完整更有批判意义。



或许这是很多脱口秀演员都正在遇到的难题。


虽然懂,但为了趋利所以选择不做。


也是李诞等引导着脱口秀方向的人的选择。


虽然懂,但为了迎合市场所以选择退步。


这里并不是责怪,只是有点担心。


欣赏过高处风光的人或事到了低处后,是不甘心重整旗鼓往上爬,还是会因为迷醉看不清方向呢?



不懂就问,男团私下里都是这么恨队友吗?

如此养眼的相爱相杀,《爆裂舞台》是真的爆裂了!



差不多就行了吗?

本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邮箱: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相关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