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人的野种死了吗?”秘书大惊:“总裁,那男孩和您长得一模一样”

发布于 2021-09-19 19:26

   

········

   

第1章

   

········

   




   

                   

“放开我!”

                   

“装什么清高?若不是你的这张脸,你怎么会有这个机会?”

                   

入眼的尽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她很清楚现在在哪里,处于什么处境。

                   

女人想要逃离,可眼前的一切像梦魇一般,怎么都逃不出去。

                   

她,就像是被人随意丢弃的傀儡。

                   

苏念还没来得及倒吸一口凉气,鲜血弥漫。

                   

月光下,战纪霆俊朗冷漠的脸透露着极致的冷漠。

                   

那双闪烁着红光的异瞳更是让他看似像行走在黑夜中的鬼魅一般。

                   

苏念无力反抗,虚弱的美眸中透露着淡淡的自嘲。

                   

她本以为自己会死在那片横尸遍野的乱葬岗上。

                   

没想到再次醒来的时候,她重生了,重生回到了所有噩梦开始的这一天晚上。

                   

她和战纪霆青梅竹马十三年,也就做了他十三年的未婚妻。

                   

可所有人都觉得她是一个卑微的小丑,为了战纪霆,她什么都做。

                   

为了捡回战纪霆扔到冰湖里的手表,她二话不说,在零下十几摄氏度的时候,跳入冰湖。哪怕是只换来他一句‘手表被你碰了,不要了,多事。’,她也心甘情愿。

                   

因为战纪霆随口说了一句想吃国外正宗的海鲜,她发着烧坐飞机去国外亲自下海抓海鲜回国弄给他吃,病了整整一个月,结果只换来他一句‘你弄的,不想吃。’。

                   

甚至为了战纪霆身上特殊的病,她去专门学习了无数的医学典籍。

                   

前世,她也曾和战纪霆因意外在一起过一次,她还傻乎乎的等着战纪霆来娶她。却不料,最后等到的却是被扔去乱葬岗,不甘死去。

                   

---

                   

月光如冰,悬了一晚。

                   

……

                   

第二天早上,温暖的阳光通过落地窗洒在床上俊美的男人脸上,阳光似乎也暖不化他脸上的冰霜和阴霾。

                   

战纪霆皱眉,睁开的异瞳让人害怕。

                   

他天生异瞳,有人说他是帝国天生的王!也有人说,他是帝国的血阎王!

                   

男人的双眼犹如盛开的血莲花,应和了他的血色之瞳。 

                   

他看都没看女人,捡起衣服冷漠留下,只留下一句毫无感情的话。

                   

“好好照顾你的身体,我晚上来。”

                   

苏念双眸呆呆的看着天花板。

                   

眼神空洞无光。

                   

她不明白,既然他不爱她,为什么还要这样对她?

                   

难道就是因为那所谓的婚约?

                   

重活一世,苏念不能再像上一世一样坐以待毙的等死,她必须要逃!

                   

逃离这里,逃出战家。只有这样,她才能改变自己必死的结局。

                   

可是战家守卫森严,她用尽了所有的办法都无法逃离。

                   

---

                   

直到——

                   

她怀孕了。

                   

“去准备酸食和医生,她要是再吐,你们都跟着她一起吐。”战纪霆呵斥着佣人下令,手轻轻擦拭着女人的樱唇,那双满是欲杀的异瞳里满是温柔。

                   

苏念抵触男人的触碰,一口咬上唇边手指,鲜血弥漫在口腔里,嘀嗒嘀嗒坠在地面,染红白色的瓷砖:“别碰我。”

                   

周围的佣人吓得不敢呼吸,这个女人竟敢咬伤战爷!要知道,以前的苏念可是见着战纪霆受伤都要心疼半天的主。

                   

而且,战爷本就极为厌恶苏念,现在她敢咬战爷,估计马上就要变成一具尸体横着离开了。

                   

下一秒,让人目瞪口呆的事发生了。

                   

“乖,欲拒还迎对我没用,下次我可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战纪霆温柔的抚摸着女人的脑袋,说出的话却冰冷无情。

                   

苏念的拒绝,在男人眼里,就是恃宠而骄。

                   

她难不成真的以为,怀孕之后她就有放肆骄纵的资本了?

                   

很快苏念就再次被看管了起来,所有的东西,她都无法碰触。

                   

更不要提离开这里。

                   

---

                   

“姐姐,你不会真以为你可以借着孩子母凭子贵吧?你不会真以为有了孩子,你就能成为战太太吧?”

                   

女人身穿黑色紧身连衣裙,猖狂不已的冲苏念挑衅。

                   

她叫方舞,是战纪霆在外的绯闻女友,喜欢战纪霆的钱财权势。只可惜,战纪霆从不给她任何机会。

                   

眼下见苏念怀孕,她哪里还坐的住。

                   

“总比某些肚子空、干着急的人更有机会不是么?”苏念淡淡扫了一眼女人,心里的小算盘也打了起来。

                   

人们都觉得苏念是战纪霆的一条狗,挥之则来招之则去!

                   

赶都赶不走的那种,谁能料想到现在的苏念却满脑子想的怎么离开战家,怎么离开那个绝情无心的男人。

                   

“你!呵,别白日做梦了,你就是一个替身!战哥哥根本就不爱你,若不是你这张脸,你怎么有机会成为战哥哥的未婚妻!”

                   

苏念娇小的身形为之一颤,钻心一般的疼痛从心脏处传来。

                   

全帝国的人都知道,战纪霆的初恋是一个病秧子、命不久矣,而她生的有八分像他的初恋,才会被战纪霆留在身边。

                   

既然方舞来挑事儿,那她可不能白白错过这样的好机会。

                   

苏念的手轻轻捂在已经高高隆起的大肚子上,假意朝女人靠去:“不可能,我有我们的孩子,我怎么可能会只是一个替身?”

                   

“孩子?姐姐,你不会真以为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你们爱情的结晶吧?实话告诉你吧,你的孩子只是一个“药引子”而已。”

                   

方舞环着双臂冷笑,所说的话却句句阴森刺骨。

                   

“等到你的孩子一出生,就会被人抱走。在不打任何麻醉剂的效果下,活生生抽走婴幼儿的脊髓液。

                   

这就是你孩子的宿命和用处,你以为战哥哥会疼惜你和他的孩子?

                   

呵呵,你知道战哥哥不惜折磨你,牺牲掉自己孩子性命也要抽取的脊髓液是为了谁吗?”

                   

她一步步逼近苏念,“为了救战哥哥心爱的女人,为了她的性命和安全,你和孩子的性命在他眼里,皆是用完随手可丢的垃圾。”

                   

呵,真是个狠毒的男人!

                   

苏念一把抓住方舞的手,装作找方舞理论,随即在一番推波助澜下故意摔倒在地。

                   

她眼光撇了眼门口停着的车,战纪霆回来了!时机来了!

                   

苏念抱着肚子,痛苦的叫了起来:“啊!方舞,我不过和你争辩两句,你为何如此狠毒的想要谋害我肚子里的孩子!”

                   

方舞看到即将进门的战纪霆吓懵了:“苏念,你陷害冤枉我!你知不知道我会死在战纪霆手里的。”

                   

动了战纪霆的孩子,她区区一个二线明星,怎么可能能活着从战家离开?

                   

“方舞,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保证你能活着离开。”

                   

---

                   

医院手术室乱成一团,匆忙间,一个满身是血的医生从手术室小跑而出。

                   

他身上的血,都是苏念的。

                   

“战总,孕妇早产大出血,现在生命危在旦夕!大人和孩子只能保其一,您是选择要保大还是保小!”

                   

战纪霆慵懒的坐在走廊外的长椅上,明明是随意的身姿,看起来却尽显儒雅矜贵。

                   

他仿佛身外之人,好似此时危在旦夕的孕妇早产大出血的事事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此时的他,宛若一个主宰者。

                   

他的一句话,就能主宰手术室里女人的生死。

                   

也许是有所感应,昏迷中的苏念缓缓清醒过来,死撑着一口气通过透明玻璃看向了外面冷漠高贵的男人。

                   

上一世她也经历过大出血难产,最后被丢弃在乱葬岗而死。但那个时候她没能苏醒,也没能听到战纪霆的选择和回答。

                   

她甚至还在期待,期待着战纪霆的答案。如若他能偏向她一次,就一次,那么她就能不计前嫌再一次拼了命的奔向他。

                   

“她的生死不重要,不惜一切代价,保小。”

           

   




        

········

   

第2章

   

········

   




   

                   

尽管隔着门窗玻璃,苏念还是清楚的看到了战纪霆一张一合的唇瓣,还有那冷漠无情的表情。

                   

男人冰冷刺骨的话仿佛穿过玻璃,落在了她的耳边。

                   

“她的生死不重要,不惜一切代价,保小。”

                   

一字一句,还是熟悉的声音,和前世一模一样。

                   

将她眼里的期待打的支离破碎,发酸的眼泪从脸颊两旁滑落,心也跟着沉下了无尽深渊。

                   

明明已经已经死过一次了,她却还是忍不住对他抱有期待。

                   

终究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自己的重生仿佛就像一个笑话,她本可以在一开始的时候离开,只是因为舍不得,每次真到了可以离开的时候,心里总有一个声音好似在说,再等等,再等等......

                   

她一直等着这个时候,只希望能和前世不同,哪怕只有一点不同也好。

                   

就因为她只是一个替身,所以她的生死并不重要,她的生死在他眼里,只是一个蝼蚁。

                   

可笑的是他所说的不惜一切代价保小,不过是为了救其他女人而保的“药引子”。

                   

滴滴滴--机器响起了危机的响声,仪器上,女人的心跳极速下降为零,形成一条水平线落在了荧幕上。

                   

苏念的手无力的从空中垂落,露出一个嘲讽却又绝望的笑容,生命在此刻化为乌有。

                   

伴随着哇的一声哭啼声,新生的降临来的让手术室全然安静。

                   

“怎么会!”医生大为所惊,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手术室里的所有护士们更是一直低着头,不忍去看眼前残忍的一幕。

                   

---

                   

战纪霆抱着襁褓中浑身是血的小婴儿微微蹙眉。

                   

小婴儿哭闹的凶,似乎是提前预知到了要和母亲分隔的命运。

                   

男人动作生疏的抱着婴儿,俊美的脸上是藏不住的冷意,阴沉不定的光芒在异瞳之中更是显得妖魅万分:“还有三个孩子呢?”

                   

他陪苏念做过产检,苏念怀的是四胞胎。

                   

三个男宝宝,一个女宝宝。

                   

可是眼下,医生却只抱出了一个哭闹的男婴给他。

                   

战纪霆冷眸微微往前抬去,看向了本不该如此安静的手术室。

                   

医生吓得连忙低头,颤抖着身子回答:“回战总,夫人早产大出血,另外三个孩子被脐带缠绕住了脖子。生出来的时候就没了呼吸,是......是三个死胎。”

                   

战纪霆风平浪静的异瞳里不见丝毫的波澜,听闻到是三个死胎时,眼里才划过少许的心疼和不忍。

                   

也许是想到了什么,男人的眼里的心疼和不忍尽数消失。

                   

“战总,夫人和孩子们的尸体您看......”

                   

“扔了。”

                   

“......是。”

                   

战纪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严厉威胁的扫了眼医生补充:“还有,她配不上战夫人这个位置。”

                   

---

                   

轰隆隆--电闪雷鸣下,狂风呼啸,大雨倾盆浇下为满是尸体的乱葬岗增添了几分诡异阴森的气息。

                   

乱葬岗不远处的一间简陋屋子内,本应该难产而死的苏念正冷眼看着窗外横尸遍野的乱葬岗,心彻底寒了。

                   

还真是应了方舞那句话,没有了利用价值,她和孩子都是随手可丢的垃圾。

                   

苏念顾不上其他情绪,将摇篮里的三个小婴儿抱起,手搭在了孩子们的脉搏上。

                   

还有脉搏!

                   

她的孩子和她一样命硬,遇到这样的绝境,也能九死一生。

                   

孩子的气息微弱,脉搏更是几乎弱到察觉不到。

                   

苏念顾不上犹豫,娴熟的手法一一点在小婴儿身上的每一处穴位上。

                   

所有人都以为她只是一个空有美色的舔狗,却不知她还有一个身份--神医。

                   

正是因为如此,医生没有发觉到小婴儿还有微弱气息,而她能察觉的到。

                   

“哇!”

                   

“哇!”

                   

“哇!”

                   

三个奄奄一息的小婴儿顿时发出了一阵阵清脆的哭啼声。

                   

苏念望着摇篮里的三个宝宝,眼里心事颇重。

                   

在她的威胁下,方舞帮她转移了地方,也就避免了她死于乱葬岗的命运。

                   

早在她重生起,她就在为今天做准备。不仅改变了自己的必死的命运,还救回了三个孩子。

                   

“她的生死不重要。”

                   

“你的孩子只是救其他女人的药引子而已,你也只是替身。”

                   

一句句的话在脑海里回荡,想到大宝已经被战纪霆抱走,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她的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心如绞痛。

                   

“宝宝,妈妈一定会保护好你们。”

                   

身后躲藏许久的方舞抬起一个花瓶就狠狠朝着苏念头顶上砸去,女人脸上尽是疯狂。

                   

“苏念,杀了你!你的三个孩子就归我了,有了战纪霆的三个孩子,他一定会娶我!”

                   

苏念似乎早有察觉,手里银针根根飞出,方舞瞪着双眼死不瞑目的倒在地上。

                   

她抱起摇篮里的三个小婴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五年后--

                   

帝国码头。

                   

苏念身着一身轻薄的碎花裙,脸上的墨镜遮去了她素雅出众的绝色之貌,浑身都散发着亲近的光芒。

                   

她的身边,还牵着三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

                   

小女孩留着可爱的刘海,头上还梳着可爱的双马尾,吹弹可破的肌肤像是白玉一样,大大圆圆的眼睛更是萌到人的心坎里去了。

                   

小男孩则是一身的运动装,白色的运动衫加上黑色的工装裤,整一潮流小萌宝。超群出众的容貌更是让人不由得感慨,这对孩子的父母得是一个什么样的完美基因。

                   

“小宝,在看什么?”苏念好奇的问。

                   

苏子琛耸耸肩,酷酷道:“她肯定是在看谁是有钱人了,咱们住在游轮的普通标间,她倒好,把妈咪你的电话给游轮里VIP房间的有钱大叔全部留了一份。”

                   

苏念无奈的笑了,难怪刚刚有三十多通陌生电话打进来,原来都是她女儿的“功劳”。

                   

众所周知,苏千歌是一个小财迷。

                   

“妈咪,咱们这艘豪华游轮上有钱的人可不少呢。比如你看那个穿花衬衣的叔叔,他的手提包可是阿玛尼限量款的。再看那个戴眼镜的叔叔,他的手表是宝格丽的手表,最起码也得百万。”

                   

苏千歌的眼睛所谓毒辣,每一个奢侈品的价格都被她一一看在眼里。

                   

“看这做什么?”苏念好奇的问。

                   

小千歌眼珠子机灵的转动:“当然是给妈咪找个有钱老公,顺便呢,给我和两个哥哥找个有钱爹地咯。”

                   

很快,一道“金光”顿时在苏千歌眼前一闪而过。

                   

她的小小手指很快指向不远处的一个方向,惊喜道:“找到了!最有钱的爹地!百达斐丽名表,世界顶级品牌代表!价值1700万!”

                   

好奇间,苏念顺着自家女儿所指的“有钱爹地”处看去:“是吗?我看看,那得多有钱才能被我家小财迷看上。”

                   

她原本灿烂的笑容在随着视线落定后瞬间凝固僵硬,嗓子眼像是被人活生生堵住,发不出一点声音。

                   

眼底翻涌着复杂的情绪,有想念有惧怕,还有恨。

                   

面前一身西装革履、高贵无举起、俊冷绝双,拥有特殊标志异瞳的男人不是战纪霆还能是谁!!

           

   




        

········

   

第3章

   

········

   




   

                   

苏念连忙拉紧身边的三个孩子,用口罩将他们大半张脸遮住后认真教诲:“小琛琛、子墨、小宝,老一辈的人可都说了,长的越好看的男人越不能相信,因为他们不止会骗人,心还和石头一样,永远都捂不热。”

                   

“钱,咱们要靠自己的双手勤劳挣来,而不是靠找一个有钱爹地,知道吗?”

                   

苏子墨嘀咕了一声:“老一辈人明明说的是越漂亮的女人越不能相信好不好。”

                   

小宝对关于钱钱对事情都特别有兴趣:“妈咪,找个有钱爹地不仅能让妈咪以后一辈子不用奋斗了,就连我和哥哥们也能少奋斗二十年呢!”

                   

“额,话不能这样说。妈妈的资产也能让你们少奋斗二十年呀。”

                   

苏念一本正经的说道,老是看战纪霆,明明她名下的资产也不比战纪霆差的好不好。

                   

再说了,战纪霆那样的绝情的人,要是知道她和二宝三宝小宝没有死,从尸体堆的乱葬岗活着出去了,指不定会对她和孩子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想到五年前的经历,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苏子琛透过墨镜,意味深长的看了眼不远处的战纪霆。

                   

“好了,咱们赶紧回去吧,大姨还在外面等着咱们呢。”苏念顺手拉着三个萌宝离开,全程低着脑袋,始终不敢抬头。

                   

就怕被战纪霆看出。

                   

她浑然没有注意到的是,小宝苏千歌趁着她不注意,偷偷将一张小纸条扔到了战纪霆的手心里。

                   

所有钻石王老五的目标都不能错过,整个游轮的有钱大叔都没能逃得过她这个小财迷,这个钻石王老五也逃不掉。

                   

战纪霆出于本能接住了扔来的小纸条,抬头看去的时候,还见着小千歌正对他笑着。

                   

小手摆出一副打电话的姿势在耳边晃了晃,似乎是在暗示对方要记得给他来电。

                   

战纪霆将纸条打开,这才发现小纸条里赫然留下的是一串电话号码。

                   

男人想也没想,反手将纸条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苏子琛注意到身后战纪霆的举动,意味深长的感慨了一句。

                   

“小宝,看来你的计划要落空咯。追爹之路可没那么简单。”

                   

苏子墨嘴一撇,一开口便是毒舌冷酷小萌宝。

                   

“追爹?你说咱们爹地?那个只生不养的混蛋?”

                   

战纪霆猝不及防的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脸色阴沉沉的难看。

                   

一直到走出码头,苏念这才松了口气。

                   

好在苏千歌和苏子琛是龙凤胎结合了她的基因,并不像战纪霆,要不然可就麻烦了。

                   

但是二宝苏子墨则是完完全全遗传了战纪霆,那模样和他长的一模一样,几乎就是缩小版的战纪霆。

                   

战纪霆望着女人匆匆逃离的背影,微微皱眉,刚刚那个女人很像苏念。

                   

只是......如果真是她的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飞扑到他的面前来吧?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男人眼中染上少许痛色,手里的拳头也因紧捏而泛着惨白。

                   

“爹地。”

                   

一个穿着严谨小西装的冷酷萌宝从VIP通道里走出,小家伙眉眼竟和苏子墨长得一模一样!

                   

“嗯,怎么样?”战纪霆不懂得怎么和儿子相处,问。

                   

战安辰傲娇的甩了一下短发,将合同递过:“以后这样的小合同,不需要本少爷亲自出马。爹地,你知不知道因为这个小合同,本少爷错过了一年一届的甜品大会!”

                   

“......。”战纪霆问的不是工作,而是儿子的安全问题,但是他却不知道该怎么问。

                   

他无奈扶额,他的这个儿子哪哪都好,处事能力、经商天赋、长相等等。唯独就是太过于傲娇了,而且特别爱吃甜品甜点。

                   

为了这个小祖宗,他可是还特意去学了牙医技术。

                   

身后的助理张枫拍马屁道:“战爷,小少爷真是人中龙凤杰出之辈。小小年纪就继承了您的衣钵,这一次竟还一人独身前往国外顺利签署下了价值一个亿的合同。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战纪霆望着身侧傲娇、酷爱甜点的战安辰,心中情绪复杂。

                   

他的儿子和他并不算亲近,别人家孩子受委屈了都要父亲抱安慰;他的儿子只需要一份甜点,完全不需要他这个父亲。

                   

而他似乎也不懂得该怎么去和儿子相处,安抚安慰陪伴儿子。

                   

他是一个好帝王,有一个风云神话的儿子,却不是一个好父亲。

                   

---

                   

安顿好之后,咖啡厅。

                   

“大姐,你绝对不能嫁给那个放高利贷的人。我查过他的底细,他有严重的家暴倾向。被他打死的女人没有十个也有七八个。”苏念满眼严肃。

                   

对面坐着的是她的大姐苏冉,一个极具温柔的女子,就连说话都会小声控制声贝。

                   

她从小便是苏冉一手带大的,把她疼到了骨子里。从小到大,无论她闯多大的祸,苏冉都不曾对她发过一次火。

                   

她从乱葬岗活着出来的事也就只告诉苏冉一人。

                   

她这次回来,也是为了苏冉嫁人的事。

                   

前世,苏冉为了替她收拾烂摊子,嫁给了家暴男,被活生生打死。这次,她绝不能看着苏冉为了她的愚昧无知而牺牲自己的幸福和生命。

                   

“念念,你找的到萧子盛吗?”苏冉突然问。

                   

母亲早亡,继母带着女儿苏柔柔入主苏家,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苏念第一次见到了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苏柔柔。

                   

前世,她无条件信任苏柔柔,掏心掏肺的对她好。哪怕所有人都说苏柔柔不好,她宁愿与所有人为敌也要相信苏柔柔。

                   

后来她才知道,苏柔柔布这么大的局,就是为了将她从战纪霆的身边拉下,自己上位。

                   

提到萧子盛,苏念眼里的冷意深了几分。

                   

萧子盛也是苏柔柔安排在她身边的眼线,妥妥的凤凰男一枚。他假意追求喜欢她,被拒之后更是表示自己愿意帮助她追到战纪霆,看着她幸福。

                   

结果却是一次次“出谋划策”,让战纪霆越来越讨厌她。

                   

苏冉递过一张担保书:“念念,你看看这个吧。”

                   

早前,萧子盛向高利贷借款两百万,哄骗着她签下了担保书,成为了他的担保人。

                   

而这两百万,萧子盛根本就没打算还,打算让她这个冤大头替他还钱。但他没有想到的是重生后的苏念根本没有理会他,直接将他拉黑了。

                   

“念念,萧子盛借的高利贷利滚利越滚越多,五年之息要我们还一个亿。”苏冉似乎怕她生气,多解释了一遍。

                   

“我没有说萧子盛的坏话,我知道你们关系好。只是苏家的生意日渐衰弱,要拿一个亿流动资金可能会有些困难。”

                   

哪怕是她为了一个男人将家里陷于此地,她也满眼温柔:“萧子盛跑了,这笔债务就落在你的身上。念念别怕,那个人说了,只要我嫁给他。债务一笔勾销,他不会找你麻烦,也不会找萧子盛麻烦。”

                   

苏冉柔柔的说,仿佛内容不是要卖掉自己,而是讨论着下午茶吃点什么。

                   

苏冉爱妹妹苏念,这是她的小妹,是她愿意牺牲自己的幸福去保护的人。

                   

“那个渣男!”苏念差点没气的吐血。

                   

在看向苏冉时,心里满是动容和感动。苏冉是为了她、保护她才决定牺牲自己的幸福。这对于重生过的苏念来说,上辈子她一直被苏柔柔瞒在鼓里,如今这份亲情出现在眼前,更让她觉得珍贵。

                   

“大姐,你听我说,你不能嫁给那个家暴男。我不允许你为了我,为了那个渣男牺牲自己一辈子的幸福。”

                   

“渣男?念念你......”苏冉惊讶,以前的苏念可十分维护萧子盛的,不允许任何人说他和苏柔柔坏话。

                   

那时候大家都看出萧子盛这个人人品不行,但是苏念为了他,甚至不惜和家里闹翻。

                   

“大姐,我现在已经清醒了。债务的事情,你别担心,我来处理,总而言之,那个人你不能嫁。”苏念拉着她的手,现在的她理智稳重,完全不见之前刁蛮任性的模样。

                   

突然,一道粗犷的声音打断了她:“不让你大姐嫁,那就你嫁吧。”

                   

男人身穿花衬衫,脖子上挂着大金链子,一口金牙更是俗到了极点。

                   

他狞笑着闯入,看着姐妹花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

                   

这就是高利贷老大老王。

                   

“本来觉得姐姐够漂亮了,没想到妹妹比姐姐更有味啊。”老王色眯眯的看着苏念,“小美人,不如你就跟了我。我保证你每天都有好日子过。”

                   

边说着,人已经靠近过来,手不老实的试图摸上苏念的腰。

                   

不过还没碰到,就被苏念反擒抓住,过肩摔了出去。

                   

“敢打你姑奶奶的主意,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种类的屎,你配吗?”

                   

老王被摔倒在地上,一脸震惊,不敢相信之前一直任自己拿捏的女人,今天回来一个妹妹居然打了自己。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的债务不想还了吗!”他愤怒狂吼着威胁。

                   

“还你是谁!外面什么杂七杂八的人债务也敢算在你姑奶奶头上?!”苏念不屑的看着,一想到大姐差点因为萧子期被逼的嫁给这个人,直接二话不说上手把人打了一顿丢出去。

                   

安抚了苏冉之后,苏念就带着孩子回到了在外租的公寓里。

                   

她现在对外还是死亡状态,知道她活着的人就只有大姐苏冉一人。

                   

所以她还不能回苏家。

                   

“小宝,你哥哥呢?”苏念温柔的给女儿吹头发。

                   

苏千歌可爱的回答:“哥哥说他在忙大事,特意交代妈咪不要去打扰他哦。”

                   

苏子墨默默耸肩怼道:“他说的大事,估计就是在房间里摆弄他那些小道具呢。”

                   

苏念轻笑,她家三宝从小就对科学特别感兴趣,经常研发一些稀奇古怪的小道具。

                   

别看只是一些小道具,但是那些道具不少都申请过国家专利的。不少专业的科学家都还比不上她家三宝呢。

                   

此时的房间里,苏子琛褪去了眼里的稚嫩,一双水灵灵的眼睛里满是自信的笑意。

                   

小小的双手对着窗外放飞了一只闪烁着荧光色的小机器,那机器只有蚂蚁大小,小到让人察觉不到。

                   

看着小机器朝着战氏集团飞去,他这才看向了手里的一张照片。

                   

照片里的男人矜贵冰冷,一双异瞳格外耀眼。

                   

“爹地,咱们的债可要一笔一笔的算哦。”

           

   




    .

本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邮箱: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相关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