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S们主张的泛伊斯兰能成功吗? | 循迹晓讲

发布于 2021-09-20 11:58


 循迹 · 用文化给生活另一种可能

 作者:瑞鹤

 编辑:马戏团长

 全文约4000字 阅读需要10分钟

 本文首发于【循迹晓讲】公众号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前些日子,阿富汗这边局势非常动荡。美国撤军还没撤干净,首都喀布尔的机场就发生了自杀式爆炸袭击,十三名美军官兵和数十名塔利班分子丧生。事后不久,极端伊斯兰组织ISIS宣布为此事负责。

 

◎ 喀布尔机场爆炸案现场

 

对于不明真相的正常人(卢克文那种人型生物不算)来说,塔利班和ISIS算是一丘之貉,都是恐怖分子。这ISIS袭击塔利班,恐怖分子也开始黑吃黑,这是怎么回事呢?

 

其实严格说起来,塔利班和ISIS还真不太一样。


塔利班是利用极端伊斯兰教统治阿富汗民众,统治的天花板也就是阿富汗和周边地区,而ISIS呢,全称是伊斯兰国,他们的目标是用各种手段,把信仰伊斯兰教的人们都给联合起来,建立一个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大国家,整个就是个伊斯兰版本的“大东亚共荣圈”


所以,在ISIS看来,塔利班再怎么着,格局还是太小,为了建立伟大的伊斯兰国,塔利班太落后了,必须打击。

 

 其实,塔利班和ISIS在几年前就已经势不两立了

 

ISIS成立也才不过十几年,但它背后的这个泛伊斯兰思想,历史可是源远流长,如果想明白极端伊斯兰和ISIS的发家史,“泛伊斯兰主义”这个概念,还是值得去了解一下的。


◎ “泛伊斯兰”思想的历史


众所周知,伊斯兰教是先知穆罕默德建立的,穆罕默德去世之后,逊尼派成了伊斯兰教的主要派别,在逊尼派中,穆罕默德的继任者被称为哈里发,哈里发们一边传教,一边征战,建立了阿拉伯帝国,统治中东地区长达几个世纪。


后来蒙古西征,阿拉伯帝国四分五裂,信仰伊斯兰教的地区开始各自为政。

 

但无论如何,不管埃及的穆斯林还是土耳其的穆斯林,大家都认《古兰经》,在任何伊斯兰国家,政府的合法性来自于《古兰经》。国家必须宣称安拉是国家存在的首要因素,没有安拉,任何国家和统治者都不会存在


这一来,整个北非和西亚,虽然后来也有很多世俗政权,比如埃及马穆鲁克,奥斯曼土耳其,他们统治的民族也不相同,但各个政权内部,靠着伊斯兰教当粘合剂,辅以强力镇压,这些政权也安然存在了几百年。

 

 古兰经是所有伊斯兰政权赖以存在的“第一因”

 

公元十八世纪时,伊斯兰世界的老大哥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毕竟是打下君士坦丁堡的伊斯兰政权嘛,他们的苏丹自称哈里发,也就是穆罕默德的精神继承人。但这个帝国自从1699年以来就一直在走下坡路。


到了19世纪后期,面对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是毫无招架之力,数度沦为大国交易的筹码。爆发在19世纪中期的克里米亚战争,奥斯曼土耳其就是被英法当枪使的角色,这个时候,土耳其已经彻底不可能复兴往日荣光了。

 

 反映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在一战时表现的讽刺漫画。实际上,奥斯曼土耳其老早就在欧洲人眼中是负面形象了

 

土耳其这样,伊斯兰世界的其他地方更惨。整个伊斯兰世界不但没办法跟西方比拼实力,在文化上也被西方人看不起。彼时的西方经历了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伊斯兰的很多习俗,像一夫多妻,奴隶买卖,都被当成是野蛮的象征。这样一来,到了20世纪初,伊斯兰世界在全球的形象就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面对这样的变局,伊斯兰世界当然也是谋求改变的,但在怎么改变的问题上,伊斯兰世界内部也有分歧。


其中一派主张用伊斯兰的原教旨主义去统领信众,回到过去先知穆罕默德的时代。这一派中最著名的就是瓦哈比派。这一派的恶心事儿,循迹晓讲之前撰文写过(参见:美军跑了,塔利班赢了,阿富汗会变好吗?| 循迹晓讲),此处不再赘述。


还有一派是主张开化文明,学习西方,淡化国家中的穆斯林色彩。这一派的代表人物就是土耳其的一些青年军官,这当中最著名的一位叫凯末尔。他领导的改革运动,最终在20世纪初废掉了奥斯曼土耳其的最后一个苏丹,甚至在1924年剥夺了末代苏丹哈里发的称号。

 

 现代土耳其之父凯末尔。土耳其的现代化改革一波三折,到现在也很难说是“成功了”,关于这些,请参见循迹晓讲之前的文章:夭折的“坦齐马特”:土耳其的思想启蒙运动为何最终失败?| 循迹晓讲

 

不过,伊斯兰世界的老大这么改革,其他的伊斯兰政权可未必跟上。


土耳其变革以后也没有变成大国,那这改革意义何在呢?而且相比土耳其,伊斯兰世界其他地方更闭塞,民众接受西方开化的文明特别有难度,极端保守的伊斯兰主义在这里特别有市场。


◎ 如果“泛伊斯兰”实现了,那么这个地盘会比过去的阿拉伯大得多


这其中就不乏主张重回阿拉伯帝国,把全世界信仰伊斯兰教的民众都给团结起来建国的“泛伊斯兰”思想。当然,在20世纪初,信仰伊斯兰教的人群分布可是比阿拉伯帝国那会儿广泛得多,这个“泛伊斯兰”的国家如果真的建立起来,领土会比过去的阿拉伯帝国还大。

 

◎ 从埃及到ISIS


不过吧,建国这事儿不是光有思想就行的,起码得有钱和组织能力,这些东西,当时一穷二白的伊斯兰世界都缺,所以20世纪初,泛伊斯兰思想也就只是有人喊喊,没人去落实。

 

20世纪30年代,情况开始起了变化。伊斯兰世界里有一个国家异军突起,这就是埃及。埃及自认为在伊斯兰世界中高人一等,自己是法老的后裔,血统高贵,不但跟其他穆斯林不同,还要管着其他穆斯林。埃及人主张建立一个西起大西洋,东达印度洋的泛阿拉伯帝国,到了这会儿,泛阿拉伯主义第一次被提到了台面上

 

 埃及人自诩为法老的后裔,自然要比其他穆斯林“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刚好,二战结束之后,埃及独立,而伊斯兰世界的领土上出现了一个以色列国。犹太人跟伊斯兰都是一神教,谁都不让谁,于是冲突不可避免。


说到打以色列,埃及一马当先,集结了几次阿拉伯世界联军。几次中东战争,每次都是埃及出兵最多,并且积极联系叙利亚黎巴嫩这些个国家,大家几面夹击,试图灭了以色列。既然要当这个伊斯兰世界的头儿,埃及要是连以色列都灭不掉,那这泛伊斯兰还怎么玩下去?

 

可是几次中东战争的结果大家也都知道。埃及领头的阿拉伯世界跟以色列打仗,每一次的结果都让埃及损失惨重。


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埃及人苦心经营的空军在十分钟之内就被以色列空袭毁在了机场上。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埃及联合阿拉伯世界几路发兵,以色列一度有亡国的危险,但阿拉伯联军又一次在最关键的时刻掉了链子。以色列军队杀了个回马枪,逼得埃及不得不割地求饶(具体参见:以色列真是“美国的狗”吗?| 循迹晓讲)。

 

 1967年的六日战争,被摧毁在地面的埃及飞机

 

 1973年,以色列国防军在戈兰高地上愣是挡住了阿拉伯联军的围攻

 

埃及在这几次中东战争中的表现,伊斯兰世界的小弟们可都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当大哥的别说统一伊斯兰世界了,连个小小的以色列都搞不定,还有啥脸面继续当大哥啊?


所以,埃及的国际名誉自此一落千丈,更倒霉的是,埃及在这些年月里极度穷兵黩武,这让国内军人阶层成了不那么听话的势力,后来,埃及总统萨达特也果然是死于军事政变。

 

埃及的前车之鉴在前,在20世纪80年代以后,一些阿拉伯国家倒是也出了几个政治强人,不过他们走的,都是世俗化的路线,这其中的典型就是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这位强人没有统一伊斯兰的野心,就想着在伊拉克的一亩三分地儿永远伟大下去,当然,这位强人最终还是玩儿脱了。他自己上了绞刑架,执政时树立的雕像也被一座座拽倒。


在21世纪初,无论是国家主导的泛阿拉伯主义,还是以国家为主体的世俗主义,在伊斯兰世界中都玩不下去了。

 

 2003年4月,正在被拽倒的萨达姆雕像

 

这时候,很多阿拉伯民众和对西方不满的穆斯林学者就转而走向“没有国家支持的”泛伊斯兰主义。


在一些极端宗教学者看来,现存的伊斯兰国家要么太软弱,抱西方大腿,比如沙特,要么太弱小,分分钟就被西方灭了,比如当年的阿富汗和伊拉克。指望这些国家完成伊斯兰世界的复兴,那是永远等不来的。既然如此,那还不如自己干。

 

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这些极端伊斯兰知识分子的思想也随着飞速传播。叙利亚内战之后,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交界处又出现了大量的政府三不管地带。在这些地方,民众生活堕入地狱,极端思想如爆炸一样传播开来。其背后的主要思想,正是“泛伊斯兰”的思想,也就是ISIS的指导思想。


 在成为ISIS领导人前,巴格达迪也是一个神学士

 

其实,认真计较起来,ISIS的前身最早就是伊拉克当地的一些叛乱组织。他们在当地小打小闹,不成气候。等到叙利亚战争之后,大量生活无着的难民选择加入这样的极端组织,ISIS的规模迅速扩大。


他们的泛伊斯兰思想在整个伊斯兰世界中算是最极端的,甚至连基地组织和本拉登都宣称跟他们做切割


明白了这点,就可以知道为什么ISIS看塔利班那么不顺眼了,一个要全球革命的组织,看一个地方伊斯兰组织,怎么可能看得上呢?同样地,一个要捍卫“阿富汗主权”的塔利班,怎么可能容得下ISIS呢?你可以怀疑塔利班“反恐”的能力,但不可以怀疑他们“反恐”的决心。

 

◎ 泛伊斯兰能成功么?


讲到这里,不难看出,这ISIS如此猖獗,如此极端,如此反人类,背后的“泛伊斯兰思想”其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那么,还剩最后一个问题:ISIS们主张的泛伊斯兰能成功吗?试看将来的环球,必定是黑旗的世界么?

 

目前开看是挺难的。泛伊斯兰排斥现代文明,内部的教育,人才培养和高科技都无从谈起。这样极端愚昧落后的组织,占领某一个地方有可能,但要把全部的穆斯林信众强行统一,甚至统一起来去跟世界主流思想对抗,这就太难了,很多事情,绝不仅仅是“很有精神”就能办到的

 

我小时候玩过一个游戏,叫《命令与征服之零点行动》,那里设定的剧情中,泛伊斯兰主义加持下的“全球解放军”有各种神棍一般的武器和领导人,比如喷毒拖拉机,自爆卡车,化学阿里,隐身之王赛义德王子,等等等等,当然啦,他们在整个游戏的剧情中是十足的反派——他们的“圣战士”用阿拉伯口音的英语喊着“随时准备牺牲”,但他们的农民赤膊赤脚,嘴里嚷嚷的不是“我很饿”就是“我需要一双鞋”,既然如此,还怎么指望将来的环球成为黑旗的世界呢?

 

 《命令与征服》游戏当中以“泛伊斯兰”为指导思想的“全球解放军”领导人群像

 

但是,大势归大势,具体到每个人身上,泛伊斯兰的极端恐怖主义还是很可怕的。炸毁美国白宫毕竟不那么现实,但斩首人质,人家还是说到做到

 

所以怎么说呢,从这个意义上,塔利班和ISIS的确是一丘之貉。如果一个人有最起码的人性,是不会为他们叫好的,否则,大约也只能被称为“人型生物”了。

 

(END)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中国酒(流)桌(氓)文化,谁是始作俑者?| 循迹晓讲

养虎为患:是谁促使苏联重工业迅速崛起?| 循迹晓讲

最奇怪的战斗:为救法国人,美德联军痛击党卫军 | 循迹晓讲

塔利班是靠游击战"击败"美帝的吗?| 循迹晓讲



循迹晓讲
用文化给生活另一种可能
1493篇原创内容
公众号

本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邮箱: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相关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