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出来的年味

发布于 2021-02-09 01:33

下午,路过崔家店路时,看到几个师傅在挂灯笼。大红大红的灯笼,迎着有些晃眼的阳光,看上去分外刺眼。

心里,我没有感觉到,让我满心欢喜的期待年味。感觉这不过是重复劳动的多余。

貌似最近两三年,成都才开始流行满城挂灯笼。在各条主干道边上,整齐划一的灯笼就像一个个干瘪枯燥的木头疙瘩,寡淡无味。

只有失去了人格和个性的无脑者,才会喜欢这种高度整洁、一条线式的大一统风格。

那些爱好大而美、热衷追求规模效应的人,看不到多元、多样的协同美,忽略了春节应该是许多不同的人的花枝招展和千姿百态。

他们希望,用工厂流水线的组装方式,打造一个让人仰视,让人敬而远之的节日。在他们眼里,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被设计出来,包括快乐和欢笑。

我想,这不是设计的艺术,而是设计的消遣。准确地说,应该是庸俗的设计。扭扭捏捏,惺惺作态。

我知道,自从年味成为了商品,被不断刻意设计和媚俗般地消费以来,年味就消失不见了。

我也知道,所有的东西都遵从这个规律,一旦被消费,一旦被设计,就会失去它本来的面目,生命如此,感情如此,激情如此,死亡也如此。

庸俗的设计,只是加快了它们离开我们,加速死亡的速度罢了。

快过年了。这些感想没有批判的意思,纯粹是从设计艺术的角度,探讨而已。

也许最近哲学看多了的原因,文字确实会让人觉得有些批判的叛逆,但我希望,你从这篇文章中读出的是宁静。

我所有的文字,都是对现实批判的反思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