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读经、分享:士师记13章1-25节

发布于 2021-02-09 05:46

《士师记》(解读)第13章1-25节  参孙出生 来自东门四五点 16:57
师记
131-25
参孙出生
弟兄姊妹平安!今天我们的每日读经来到了士师记十三章,从这一章开始,一直到第十六章,记录了士师记里的最后一个士师——参孙。士师记一共涵盖了以色列人大约四百年的历史,到了参孙这个时候,已经是接近末后的一段时间了。
“以色列人又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耶和华将他们交在非利士人手中四十年。”(1节)
  以色列人在这段时间里,我们第七次读到“以色列人又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跟过去的光景没有什么两样;他们平静了一阵子,又开始悖逆神。这是人里面的罪性使然,只要有机会,他们就背向神。
在上一章的末了我们看到,参孙之前的几个士师,他们有的只关心自己的家庭,有的只有顾着自己的富裕,以至于他们死后不久,以色列人犯罪做恶的情形变本加厉。所以到了参孙还没有出生以前,以色列人又再一次陷入罪中,结果换来四十年受非利士人的奴役欺压。在以色列人经历的压迫中,这是最长的一次,人民似乎失去了希望的光芒。
非利士人原本住在海边,他们从海上发展他们的势力,在主前一千二百年左右,在迦南地沿岸定居,并且发动大规模向陆地四处侵略行动。非利士人征服沿海一带后,开始入侵内陆,压迫以色列人,第七次循环的欺压开始了。
“那时有一个琐拉人,是属但族的,名叫玛挪亚。他的妻不怀孕,不生育。耶和华的使者向那妇人显现,对她说:‘向来你不怀孕,不生育,如今你必怀孕,生一个儿子。所以你当谨慎,清酒浓酒都不可喝,一切不洁之物也不可吃。你必怀孕,生一个儿子,不可用剃头刀剃他的头,因为这孩子一出胎就归神作拿细耳人。他必起首拯救以色列人脱离非利士人的手。’”(2-5节)
  在参孙出生之前,大量非利士人已定居于巴勒斯坦的沿海地区,而且向内陆逐渐扩张势力,犹大和但这两个支派首当其冲、备受压逼,大部分但支派的成员只能往北方迁徙,参孙父母是仍留居南部的少数家庭。
当以色列人被非利士人压迫,困苦非常的时候,耶和华的使者在琐拉向但族玛挪亚的妻子显现。第二节经文说“那时”,那是什么时候呢?就是非利士人压制以色列人的时候。在那一个时候,在但支派的琐拉这个地方,有一个人,名叫玛挪亚。这个玛挪亚有一个妻子,这个妻子是不能生育的,她不怀孕,也不生育。
在古代视不育为不幸,因为当时无法治疗这病,而且当事人不能替丈夫承继后代,在那时代是很羞耻的一件事,在人的眼中看来,这样的妇人是被人瞧不起的。按着人来说,她确实是很可怜的人,但是神偏偏就是选中这样一个女人,向她说,神要用她生一个孩子,来作以色列人的拯救。
耶和华的使者向玛挪亚的妻子宣告说,虽然她之前不怀孕,但她将成为一个儿子的母亲。接着耶和华的使者宣告那儿子将要做拿细耳人,履行作拿细耳人的条例。“拿细耳”的意思是“献身”,这名称包括遵守一些主要的禁令,藉此表示这人分别为圣,奉献给耶和华。
要了解献为拿细耳人誓约的背景,可参看民数记第六章二节。一般而言,许愿作拿细耳人通常是自愿的,而且有一段特定的时间;偶尔也有父母为孩子许下这愿,并且是终身的,如参孙的例子,就是由生至死的。在某些意义上,基督徒也是拿细耳人,在这个世界里被分别为圣,为主而活。
耶和华的使者对玛挪亚妻子说:她这个儿子由他出母胎一直到死,都不可剃头、也不可剪头发,不可触摸死尸和饮清酒浓酒,不可吃葡萄等等(葡萄留久了会发酵而含有酒精)。孩子的母亲也要戒清酒浓酒,并一切不洁之物。
“妇人就回去对丈夫说:有一个神人到我面前来,他的相貌如神使者的相貌,甚是可畏。我没有问他从哪里来,他也没有将他的名告诉我,却对我说:‘你要怀孕,生一个儿子,所以清酒浓酒都不可喝,一切不洁之物也不可吃,因为这孩子从出胎一直到死,必归神作拿细耳人。’”(6-7节)
  因这件事是家庭的大事,那妇人因将为人母而欢欣快乐,就赶紧把这件事告诉了她丈夫:“一位神人”向她显现。在圣经里,“神人”通常指先知;不过,那妇人察觉到神人独特的地方,而且进一步描述他的容貌“像神的使者”,意思是他神圣敬虔、令人肃然起敬。
“玛挪亚就祈求耶和华说:‘主啊,求你再差遣那神人到我们这里来,好指教我们怎样待这将要生的孩子。’神应允玛挪亚的话。妇人正坐在田间的时候,神的使者又到她那里,她丈夫玛挪亚却没有同她在一处。”(8-9节)
  玛挪亚显然相信了妻子的话,不过玛挪亚心里也在想,为什么神人向妻子说话,不直接向我说话呢?所以他就向神求告:“神啊,如果你真的这样来作的话,求你也向我显现,好让我们真知道怎样来对待这一个要出生的孩子。”
他这一个祷告,神听了;耶和华应允了玛挪亚的祈祷,他的妻子正在田间做工的时候,耶和华的使者又来到她那里,很可惜当时她的丈夫没有跟她在一起。今天我们比旧约的人有更大的福气,因为圣灵已住在我们里面,我们随时都可以与神交通,得见神的面。
“妇人急忙跑去告诉丈夫说:‘那日到我面前来的人,又向我显现。’玛挪亚起来跟随他的妻来到那人面前,对他说:‘与这妇人说话的就是你吗?’他说:‘是我。’玛挪亚说:‘愿你的话应验。我们当怎样待这孩子,他后来当怎样呢?’耶和华的使者对玛挪亚说:‘我告诉妇人的一切事,她都当谨慎。葡萄树所结的都不可吃,清酒浓酒都不可喝,一切不洁之物也不可吃。凡我所吩咐的,她都当遵守。’”(10-14节)
  看到使者显现之后,玛挪亚的妻子急忙跑去告诉丈夫,并且领他去见使者。玛挪亚首先确定了眼前这位使者就是先前向他妻子显现的那位之后,便问使者的话应验时,孩子工作的性质是什么?
使者重述了对他的妻子说过的指示,而且强调不单孩子要遵守拿细耳人的条例,他的妻子也不准吃葡萄树所产的各样不洁的食物,不可喝清酒或烈酒。因为孩子要分别为圣归给神,怀胎的母亲也要受拿细耳人的条例约束。
同样的道理,今天身为父母的我们,首先应当关心的事情,不是“我们怎样才能培养出一个成功的子女?”而是要问:“我们怎样才能成为敬虔的父母?”前一个问题我们无法控制最终目标,而第二个问题却是我们能够控制的过程。因此,每个基督徒都应该如此祷告:主啊,帮助我们成为你所期待的父母!
“玛挪亚对耶和华的使者说:‘求你容我们款留你,好为你预备一只山羊羔。’耶和华的使者对玛挪亚说:‘你虽然款留我,我却不吃你的食物,你若预备燔祭,就当献与耶和华。’原来玛挪亚不知道他是耶和华的使者。玛挪亚对耶和华的使者说:‘请将你的名告诉我,到你话应验的时候,我们好尊敬你。’耶和华的使者对他说:‘你何必问我的名?我名是奇妙的。’”(15-18节)
  就像基甸一样,玛挪亚和妻子不敢相信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神的使者,因为“当那些日子,耶和华的言语稀少,不常有默示。”(撒母耳记上31)所以玛挪亚以为眼前这位使者只是一个先知,因此想要预备一顿饭,邀请先知留下来用餐。
不过,使者谢绝了玛挪亚的邀请,而且叫玛挪亚向耶和华献燔祭。“原来玛挪亚不知道他是耶和华的使者”,这句话可能暗示燔祭是给耶和华的使者。
直到此时为止,玛挪亚仍然只认为那位使者是先知。为要尊敬他,玛挪亚就问使者的名字,希望到事情应验的时候,他们好把尊荣归给他。在圣经中很注重名字,一个人的名字代表了他的本质、身份、性格和气质。
然而使者拒绝了玛挪亚的请求,提醒他使者的名字是高深莫测的:“你何必问我的名,我的名是奇妙的”。这句话里“奇妙的”可翻译为“不可测透的”,这是神的特性,表示这些作为非凡,超乎人的能力。不过整句话按原文可简单地译作:“它是超乎你们的理解的”。感谢神,他在你和我身上的确行了奇妙的事,藉他爱子耶稣基督把我们从罪中拯救出来。
“玛挪亚将一只山羊羔和素祭,在磐石上献与耶和华。使者行奇妙的事,玛挪亚和他的妻观看:见火焰从坛上往上升,耶和华的使者在坛上的火焰中也升上去了。玛挪亚和他的妻看见,就俯伏于地。”(19-20节)
  跟着,玛挪亚在磐石上献了山羊羔为燔祭,然后又献了素祭。当然,那时候玛挪亚没有专门筑一座祭坛,田间的一块磐石成为了这夫妻二人的祭坛。
使者行了奇妙的事,第二十节说有火焰从祭坛往上升起,那火烧掉磐石上的祭物,表示神接纳他们献的祭,正如基甸的情况一样。玛挪亚现在才知道那使者是耶和华,夫妻二人急忙俯伏在地,战战兢兢敬拜耶和华。
“耶和华的使者不再向玛挪亚和他的妻显现,玛挪亚才知道他是耶和华的使者。玛挪亚对他的妻说:‘我们必要死,因为看见了神。’他的妻却对他说:‘耶和华若要杀我们,必不从我们手里收纳燔祭和素祭,并不将这一切事指示我们,今日也不将这些话告诉我们。’”(21-23节)
  玛挪亚夫妇知道那人真的是耶和华的使者之后,心里非常害怕。他们明白自己看见了神,所以惧怕他们会死,因为没有人看见神仍能生存。玛挪亚的妻子却提醒她的丈夫,神既然接纳他们的祭物,就证明神不会存心杀害他们,所以他们不会死。可见她的妻子比他更有信心。
“后来妇人生了一个儿子,给他起名叫参孙。孩子长大,耶和华赐福与他。”(24节)
  再后来,玛挪亚的妻子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叫参孙。每一对夫妇在为人父母时,都会感到非常兴奋;尤其对以前一直无法生育的夫妇而言,那份喜悦就更加异乎寻常!因此我们可以想像,玛挪亚和他的妻子有了孩子之后,心里有多么的高兴。
参孙的诞生是一个神迹,这是毋庸置疑的。然而,从往后三章的记载中我们看到,玛挪亚和他的妻子在教养参孙的事上,似乎没有“使他走当行的路”(箴226),但圣经还是说“耶和华赐福与他”。  所以我们看到,当他偏行己路的时候,神还是用他来击打非利士人,在他作士师的二十年期间,让非利士人尝尽了苦头。神就是这样的奇妙!人的软弱并不能限制神的大能,虽然人有失败,但神的计划必要成就,他的名要得著荣耀!  不过作为士师,参孙并没有完全把以色列人从非利士人拯救出来,这个使命要留待撒母耳和大卫来完成。
“在玛哈尼但,就是琐拉和以实陶中间,耶和华的灵才感动他。”(25节)
  这个孩子慢慢长大,他就住在琐拉和以实陶当中,这是在但的地域里,靠近希伯伦那一带的地方,参孙就在这个环境里长大。
不知道弟兄姊妹是否还记得,关于但支派,我们曾经看过他们的事。从整个但支派来说,这个支派是一个不服神权柄的支派。起初约书亚分地的时候,神给他们的地业是在地中海边,他们认为这个地方不好,就跑到北方去,在那里侵略别人的地,然后把他们大部份的人都迁到那边去。在士师记后面的经文里,我们会看到这件事。
现在参孙出生了,他就是在神赐给但支派的地域里长大的,在他长大的过程里,他按着他父母给他的约束,作了拿细耳人。整个过程没有什么特别,他好像平平淡淡地过了他的童年。直到有一天,神的灵感动他,我们从十四章开始,就看到神兴起参孙来对付非利士人,让他们不敢太放肆地来践踏以色列人。
从今天的经文里,我们看到神没有放弃以色列人,他拣选参孙作士师去施行拯救。而参孙的出身更是特别,他“拿细耳人”的身份显出神主动的拣选,让参孙成为神手中的器皿,作成神拯救的工作,这完全是出于神的主权和恩典。
同样的,神今日也在信徒中拣选他的工人,不是出于这人有什么好条件,而是神国度的需要,所以神主动拣选、呼召属他的人,并且在各方面都不断开路,使他的工人能走上被他使用的道路。问题是我们是否愿意顺神的拣选,甘心乐意跟随他,以他的命令为依归,过一个属天奉献者的生活呢?